【讀墨暢銷榜:這本是熱門話題!】Vol. 15:影集、我們,以及與惡的各種距離

公視影集《我們與惡的距離》精采完結,有人欣賞劇本的企圖,有人喜歡演員的表演,一本「創作全見」,可以讓對戲念念不忘的觀眾,除了複習劇情,還從裡到外從幕後到幕前把這戲理解個通透。 但《我們與惡的距離》最值得讚賞的部分,或許在這戲映射了社會的許多面向,每個觀眾都可以從中發現一些與自己有共鳴的話題,例如是自…

書被竊取的目的非為榮譽感,也非純粹出於貪婪⋯⋯而是為了更令人不安的理由

作者/安德斯.李戴爾(Anders Rydell) 譯者/王約 去年春天,搭機從柏林飛往伯明罕,帆布背包裡揣著一本橄欖綠小書。我不時打開背包去探查包在防震牛皮紙袋裡的這本書,好讓自己放心它還在。歷經了七十餘年後,它終於要返家了,歸還給它前主人的孫女。前主人曾經小心翼翼地將藏書票黏貼在扉頁上,並在書名…

【經典也青春】門得列夫的憂鬱 ——成怡夏談普利摩·李維的《週期表》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化學元素的類別有氣體、金屬、非金屬和土質。 它們各有特性和週期性。 猶太裔的李維出生成長於義大利杜林,取得化學博士學位,在二戰期間德國佔領時加入地下反抗游擊隊,遭到逮捕後被關進惡名昭彰的「地獄」——奧茲維茲集中營。 做為同批死囚八百多人中倖…

【一週E書】這是講述青少年歷險的故事,也是關於童年終結的故事。

文/犁客 你對歷史不見得有興趣,但很可能在不經意間接觸過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有關的書。 這些書有的是好讀也好看(但可能讀完會覺得心痛)的虛構故事,例如《偷書賊》、《穿條紋衣的男孩》(或者你也讀過牽連更遠一點的《希特勒回來了》,這已經超越心痛,到「惡搞」那邊去了),有的是戲劇張力十足的真實故事,例如被諾蘭…

我的母語是日語,中文和英文幫我逃出了她的桎梏⋯⋯

文/新井一二三 我的母語是日語。我對它感情複雜,正如對母國,正如對母親。幸虧,中文和英文幫我逃出了日語的桎梏。 世上有很多人曾被剝奪過母語,那肯定是特別痛苦的經驗。他們對於母語曾被剝奪,因而加倍愛惜。他們的苦難和我的桎梏,其實來自同一個源頭:在百獸之中,只有人類擁有語言,而只要是人類,都有能力學習語…

他們堅稱自己奉命行事,不需為屠殺負起任何責任

文/奈傑爾・沃伯頓;譯/吳妍儀 在納粹德國,火車都準時行駛;艾希曼跟他的同類確保了這一點。他們很有效率,讓貨運車廂總是滿滿的,車裡都是男人、女人與小孩,全在一條漫長痛苦的旅程裡被送往死地,通常沒有食物或飲水,有時候處於炎熱與酷寒。許多人在途中死去,尤其是老人與病患。 活下來的人抵達時既虛弱又恐懼,只…

【評書青鳥】透過《我戴著黃星星》,穿越到1930年德國時光旅行

文/柯鈞彧;校對/彤雅立 旅德歸來、《我戴著黃星星》的譯者彤雅立,在分享會開始之初,先談起當代德國現況:「今天德國已經完全成為一個移民國家,每五個人當中就有一人擁有移民背景。」希特勒時代的景象似乎完全無法想像,那麼,1930年代究竟是什麼樣子呢?在1933年希特勒掌權之前,德國正處於威瑪共和時代的黃…

每個人都是這種巨大轉變的見證人,每個人都迫不得已成了見證人。

文/史蒂芬.茨威格;譯/史行果 我們命該遇到這個時代。              ──莎士比亞《辛白林》 我從不這樣看重自己,覺得非要向別人述說自己的經歷不可。在我鼓起勇氣寫這本以自己為主角──或者更確切地說,以自己為中心的書之前,所發生的一切,事件、災難和考驗,都遠遠超過了以往任何時代。我個人根本…

要不是我戴著「猶太星」,這個男人肯定不會讓位給我

文/英兒.杜肯 在地鐵中,一個矮小結實的男人從他的座位站了起來。 「我請您立刻坐下!」他中氣十足,大聲地說,左手指著他讓給我的座位。大部份其他的乘客則假裝什麼也沒有聽見。這班地鐵擠滿了人,就像每個早晨上班前的時刻那般。我只是許多必須站著的人當中的其中一位。當然,要不是我在那天早晨第一次戴上「猶太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