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伊格言 1 當你吹滅我瞳孔中的幻影黑暗中我便失去了眼睛 2 像一段誤入歧途的早晨,灰塵裡停止生長的日光貝貝,我想和你說話但我忘記擁抱的文法已很久了 3 每個夜晚,我凝視螢幕上萬朵幻覺泅泳的海面燈塔暈光中,泡沫般的對話框裡你沉靜消逝又出現 當我身上每一雙眼晴都凝視著二十四分之一秒的你──貝貝,生命實在太漫長了啊我多麼害怕醒來時發現自己只是你所有顯像的殘影 ※ 完整文章
文/葉語婷;人物攝影/Wu René 首先,去除所有雜質。 房間裡只有一面牆壁,牆壁前方,伸出一隻手,手臂冒著青筋,指頭用力地扣住板機,燈光從某側射入,手以及槍的影子,投射在牆上,你盯著他們,用力地盯著,在這裡,沒有聲音,也沒有多餘的裝飾。 完整文章
口述/吳晟 我不和你談論詩藝 不和你談論那些糾纏不清的隱喻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看看遍處的幼苗 如何沉默地奮力生長 我不和你談論人生 不和你談論那些深奧玄妙的思潮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撫觸清涼的河水 如何沉默地灌溉田地 我不和你談論社會 不和你談論那些痛徹心肺的爭奪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探望一群一群的農人 如何沉默地揮汗耕作 完整文章
側記/Mitty Wu 「這個社會文不文明,要看這個社會如何對待他的古代。」 羅智成《諸子之書》的構想來自他學生時代面對各式穿統典籍的感觸,希望賦予這些久遠的心靈現代化的體悟,不過度依賴真實的歷史或是文化,只要是感到興趣的精采古人,他都會加以虛構的想像與個人的解讀,進而編織成有趣的篇章。 完整文章
有一種創作是破格的擬古,有一種文藝是暴君的詩學,這就是楊牧。巧妙掌握句讀,多方化用典故,拿捏意脈的斷與連,又能繼承漢語傳統文體的神韻。楊牧不好讀,但也很豐富,以下是詩人唐捐2018年5月15日在青鳥書店的分享,提供他看楊牧的一種眼光。 葉珊筆下的婉約與抒情傳統 完整文章
文/阿布 人有時候活在未來,有時候活在過去,只有在某些稀有時刻,能夠活在現在。 我們腦海裡經常充滿對未來的計畫,手機裡通訊軟體總是忙碌地與人交換接下來要做的事,那些即將赴的約,可能會遇到的人。未來的一切瀰漫著光暈,金粉降下,充滿無限可能性,所有想像中的美好事物都在那裡。在未來,你有機會可以擁有你想要的那個人生。 完整文章
文/廖宏霖;人物攝影/汪正翔 那件害羞的事 訪談結束的時候,我驚覺我們幾乎沒有聊到詩本身。 我們可能聊了童年時的幾個片段,聊了求學時期的閱讀經驗,聊了職場所帶來的學習與成長,聊了一些寫作上的師長與朋友,也聊了出書的動機,我們甚至聊了這本詩集的裝禎與設計概念,但是,就像是在某種話語的邊緣打轉,我們在進入真正的核心之前,繞開了那件事,那件無用的、羞於啟齒的、不好說的、有點尷尬的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