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其實我最早的翻譯練習,」陳榮彬說,「譯的是講義。」 陳榮彬唸成功高中時加入校刊社,開始接觸哲學,「放學之後大部分同學去補習,我都跑去重慶南路的書店看書,中國哲學、西洋哲學,或者尼采,後來喜歡歐陸哲學,讀的就是法國、德國思想家的東西,總之什麼都看。」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對於小說迷來說,「禁止爆雷」是我們彼此之間的共識,如果有人觸犯這個大忌,你一定會狠狠給他一個白眼;更不用說,如果你是寫小說的人,卻有人告訴你,他讀了一半就已經先偷翻結局,把你精心安排的最後幾頁讀完了,你一定會覺得自己好像被賞了一巴掌吧。 然而,英國編輯與出版分析師金恩(Danuta Kean)可不在乎。反之,她告訴你,別客氣,結局可以先讀。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聽媽媽在電話裡嘮叨可以寫出些什麼?來看伊格言最新迷你催淚神作! 我的母親,63歲,習於在電話中與我道別後立即反悔。 「好,那沒事了。」「好,掰掰。」「掰掰。」「啊對了,那個……」 就是這樣。往往由於我已將話筒拿遠預備放下,必然聽不清楚母親的話,於是必得追加一句:「啊?什麼?你說什麼?」 完整文章
文/陳榮彬(臺大翻譯碩士學程兼任助理教授) 「任何人的生平若能夠真誠地被述說出來,都可以成一本小說。」 ——引自海明威《死在午後》(Death in the Afternoon) 一九九三年,好萊塢大導演羅勃.阿特曼(Robert Altman,已於二○○六年去世)拍了一部叫做 Short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