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亦絢 有次我對某人道:「你的臉看來像所有我曾不愛了的人的總和。」──如果這是示愛就非常糟糕,說人沒特色就罷了,還是經濟型的綜合包──幸而那時的人與我,都已越過浪漫主義了。某人心平氣和幽默道:「可能因為這時妳沒戴眼鏡的關係。」 讀完羅浥薇薇的新書後,我一直在想這個「眼鏡的問題」。 完整文章
假設你在家庭方面觀念傳統,認為人就是該成家養育下一代。假設我在性方面很淫亂,你會認為政府應該禁止我結婚來「懲罰」或「矯正」我嗎? 你不會,因為這哪招?也太跳痛了! 事實上,那些家庭觀念傳統的人,遇見遊戲人間的晚輩,可能會講的建議反而是「談個穩定的感情,然後結婚定下來」。 當主角是異性戀的時候,這些人不會說淫亂的人沒資格結婚,正好相反:婚姻是淫亂的解決方案。 完整文章
幾天前,一個連署支持者跟我分享在眾多公投當中,平權公投的弱勢:東奧正名公投有民族歸屬感號召,勞權公投攸關多數人生活,而婚姻平權╱性平教育公投,很容易讓一般人覺得「那只是同性戀的事情,跟我無關」。 當然,這並不是在說平權公投特別難做,其他公投都很輕鬆。我相信每個公投都有自己獨特的困難。不過我覺得這個問題值得回答:如果你不是同性戀,為什麼你要支持同性婚姻╱性平教育? 1. 完整文章
文/朱家安 早在國家和法律出現之前,家庭就已經是人類生活的常見模式:有血緣關係的人住在一起或附近,彼此照應。因此,現代的國家具備一些和家庭相關的制度,足以證明我們不是用擲骰子來決定法律,然而這也是在同性婚姻議題裡最大的爭議之一:婚姻一定是複數人類的組合,就婚姻的本質而言,我們是否應該只採納異性的組合? 婚姻是人權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