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寫作,更愛翻譯!讓村上春樹成為作家的《大亨小傳》

編譯/愛麗絲 村上春樹無疑是深具代表性的日本作家,其作品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供全球讀者閱讀,而他更是位出色的翻譯家,自 1981 年起開始從事翻譯,即便撰寫暢銷小說時仍持續不輟,其譯作約有 70 部已出版。對村上春樹而言,翻譯「幾乎是一種愛好」。 「我發現自己做的翻譯越來越多,」村上春樹曾在一次出版…

12/7【大師思想系列 免費講座】以氣為本、稟氣即性、一氣流行:劉又銘論當代儒家新荀學的進路

二十一世紀,中國文化要能在當代取得話語權,就必須從經典中淬煉出可以用來對應當代西方哲學思想,可與當代之時代精神相呼應的哲學理論,才能有效地從格義、平行對比、到超越取代,逐步地達到文化對話、跨文化整合、甚至於完成典範轉移的可能性與艱鉅使命! 一般人對中國的儒學都容易產生錯解,一直容易掉入對儒學的刻板印…

「後真相」時代最重要、也最危險的故事是⋯⋯

編譯/白之衡 科幻小說很危險?或者說,全球局勢越加危險,科幻小說就越重要?經歷過對未來想像「徹底破產」的2016後,英國科幻小說家查爾斯.史特洛斯(Charles Stross)認為事實的確如此。他在網路媒體io9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談到了科幻小說在動盪不安的局勢中扮演的角色。 史特洛斯說,2016年…

對一首詩的記憶,經常不包含你自己讀詩的聲音

文/莊瑞琳(本書作者) 當代的字得到許多不同語言的聲音,卻沒有太多顏色,因為我們急於說出,卻沒有用沉默等待想像。當代的字在現代的速度中散落一地,撿起時串在嘴裡、落在螢幕、劃在紙張上的,是一次次散佚。於是,在當代執意尋字的人,注定要永恆處在散落與失落當中。這種失落的線,我們因為它的漫長叫歷史。 語言是…

唯有出版讓歷史成為歷史:對臺灣人文社科出版的思考(下)

莊瑞琳(衛城出版總編輯) 【按:此文為在臺大歷史系「我們的知識共同體」與東華大學歷史系「近來臺灣大眾史學讀物的編輯與出版」的兩次講座內容改寫而成。】 出版,有問題嗎? 我進入這個行業時,是一個需要做翻譯書人才多過自製書人才的時代,我們多半被訓練與要求為能夠看國外版權的書訊架構書單,以及擅長編修翻譯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