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麗群 說起來我跟胡遷有兩面之緣。二○一四年他來台灣參加金馬電影學院,學程結業功課是改編一篇短篇小說,因其中有我的作品,便被主辦單位找去開了場兩小時的短會。 匆匆來去,印象裡就是一群敏思閃爍的年輕人,我昏頭昏腦,瞎說一場,會後卻收到胡遷認真寫了 e-mail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週六因故到台中顧攤,台中在地獨立書店「新手書店」老闆來串門子,問俺工作結束後做啥,俺說回家,他笑說怎麼不去新八?俺「啊」了一聲才想到他講的是「辛巴」不是「新八」──這名字應該是從動畫電影《獅子王》主角身上借來的,和漫畫《銀魂》沒有關係,但用這名字的地方毋關動漫畫,那是一家Pub。 完整文章
文/張系國 ■倪敏雯 他們終於讓我進入加護病房。看到紹凡面色慘白、雙目緊閉躺在床上,我的眼淚就忍不住奪眶而出,輕輕對他說:「紹凡,我親愛的紹凡,你能聽見我說話嗎?」 我緊握住他的手,他卻沒有反應,但是我注意到他的嘴唇稍稍動了一下。「紹凡,你聽見了,你一定聽見了。你的手和腳都不能夠移動,連脖子都動不了,我知道你心裡一定很驚恐。不要怕,張開眼睛看我。我有話跟你說。」 完整文章
文/馬欣 在人群中,我微微冒汗著,我們都一列一列排在樓梯口,像動物頻道裡大遷徙的牛犢即將要衝破柵欄,每人一身藍色素服,遠方有蒸便當的鹹膩味。我們照例說應該是清爽、乾淨,遠看像會散發著如同蒼翠平原的氣味吧?沒有,今日是動物的莽原,被窗口陽光曬著炙辣。 完整文章
文/阿里虎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闔上這本書,實在是很滿足,又有點說不出的複雜感覺。不是對這本《箱庭圖書館》,而是對乙一本人。 坦白說,在沒看到最後的後記之前,我覺得這本短篇是我所看過,質量最高的乙一短篇。不但每一篇故事都有獨特的設定與主題,寫作的技法也越臻爐火純青。 完整文章
睡前閱讀小說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躺在床上,就著一盞檯燈,在進入夢鄉前,先行進入他人文字所搭構出的另一個世界中,為睡夢裡那個只屬於你自己的意識世界,添加另一番不同的風景。 但這樣做有時得冒點風險。畢竟要是小說太好看的話,恐怕會讓你難以停下,忍不住一頁一頁地翻讀下去,等回過神時,說不定天色已亮,導致一個睡眠不足的下場。 完整文章
短篇推理小說寫作,對作家來說,很傷,一個集子裡有多少篇,就要設計多少個謎案。設計出來的詭計謎團,還得讓讀者贊嘆佩服,拍案叫絕。但對讀者而言,短篇推理小說集裡好故事連發,集中,快速,讀起來何其過癮。 連城三紀彥《小異邦人》就是這麼一本好看而有趣的短篇小說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