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空洞裡可以放得下很多東西,像你這種人的牢騷,裝再多都沒問題

文/松重豐 譯/李彥樺 寺院內部遠比想像要寬廣得多,因為下雨的關係,一個前來參拜的客人也看不到。我走了一會兒,看見櫃臺在左手邊。我在櫃臺付了七百圓的拜觀費,從窗口老人的手中接過找零的零錢,及一本蓋了印章的小冊子。這就跟門票是一樣的概念。就當作是我為了躲雨,走進咖啡廳點了一杯咖啡吧。 小冊子上寫著廣隆…

【一週E書】觸到你心裡軟軟的或痛痛的某個部位

文/犁客 不止一位作家說過,長篇小說比短篇小說好寫。甚至有作家建議,如果你是個新手作者,就先從長篇寫起。 這乍聽之下不大合理──粗略估算,短篇一篇一萬字,長篇一本十萬字,光是打字時間就差了十倍,想像起來不會比較「好寫」;寫短篇時要重讀或修改前面的段落,稿紙往回翻兩張(或者現在更可能的狀況:滑鼠滾輪向…

科幻名家張系國推出網路演講、工作坊、重修經典及最新作品!

作家張系國將於2022年2月5日與美國華人各地文藝協會共同舉辦的網路演講,講題為「英雄和叛徒:從一部禁演地電影談美國特殊主義」,同時推出新書《小說及科幻創作》電子書與紙本書之預購。 ►►網路演講【報名連結】 同時,作家張系國也將於2022年擔任新竹國立清華大學的駐校作家兩年,並於清華人文學院主持小說…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在恐怖與推理間來回,用人性的執念思考

日文版發行於1992年9月的《遺留的殺意》,是宮部美幸的現代怪談短篇集,與相同類型的《千代子》相較,收錄在這本短篇集中的作品,大多則被賦予了更為明顯的推理元素,因此也讓我們得以窺見宮部創作生涯的早期,曾如何透過短篇來進行類型融合上的相關嘗試。 除此之外,《遺留的殺意》中的七則短篇,也有大多數均共享了…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愛上一個待解之謎,或,成為別人眼中的謎

先前讀北山猛邦的《千年圖書館》,看著他將推理元素置入到各式各樣的類型短篇,使人在每篇最後均能體驗到那種紮紮實實的翻轉樂趣,確實是一件相當愉快的事。 而在前陣子出版的《冰冷的轉學生》裡,像是這樣的閱讀感受依舊健在。只是,比起《千年圖書館》來說,《冰冷的轉學生》全書的短篇主題則更顯一致,在奇科幻與日式怪…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宮部美幸短篇的世代回顧,不強調恐怖的現代怪談

日文版發行於2011年的《千代子》,是宮部美幸的短篇集作品,書中收錄的五篇小說,在故事及角色上均沒有任何關連,因此與她大多數短篇集採用的連作形式並不相同,如果以各篇最初的發表時間來看,相隔最遠的兩篇,甚至還相差了十一年之久,因此也使我們大可將這本宮部自選的短篇集,視為她在獨立短篇創作領域中的一次世代…

起於一顆駕駛座旁的頭骨,終於一場無人知曉的告別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接連有幾事讓俺想起《沒人知道我走了》。 不計在學期間因為作業之類要求而寫的東西,俺自己的小說練習大抵從寫短篇開始,那些作品自娛自樂,有的曾刊在自己的網站裡頭,都沒有正式發表。寫前幾篇的時候,對於篇幅該要多少如何控制字數其實毫無概念,只是覺得「這個故…

在銀河系邊緣的圖書館裡發現丈夫的骨頭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對讀者而言,小說由角色、情節與場景三者構成,故事就是角色在場景中因衝突而發生的情節。有時俺會在課堂或講座時提到,小說的篇幅越短,這三者當中,情節的比重就越大──這並非通則,提到這事的場合,談的大多是類型小說,尤其是創作者原來就打算寫個情節較複雜、或…

【閱讀夏LaLa】能夠愛到老,是很奢侈的事

在腦海中建構起美好的家庭藍圖,是最浪漫的事。但一段火熱的戀情,是否會葬送在日常生活的磨難之中?愛久了,是否會想大唱「不要一張雙人床中間隔著一片海」?建立感情關係之前我們都有心理準備,但能夠愛到老,往往需要更多的因緣巧合與幸運。本週《閱讀夏LaLa》推出「愛的路上你和我書單」(《一個乾淨明亮的地方:海…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這本短篇集不但翻轉情節,還翻轉了類型!?

與長篇小說相較之下,讀一本短篇集給人的感覺比較沒有負擔,基本上就跟在看單元式影集差不多,一次一個故事,不需要擔心任何的前因後果,就算在集與集之間跳著亂看,能得到的樂趣也不會因此受損。 也因為這樣,我們對於短篇集中的故事,容忍度也似乎總比長篇要來得高。畢竟,要是遇到一則比較難看的短篇,其實也並未花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