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鼠疫》是卡繆文學創作第二階段系列主題「反抗」的首部作品,在二戰後,婚姻家庭責任重壓與創作自由空間深受束縛的情況下終於寫就的這部代表作,深具意義。 卡繆完成書稿後曾一度考慮,書名要叫做「鼠疫」、「恐懼」,還是「集權主義」,由此可知,「鼠疫」所指不是特定、單一的傳染病,而是涵蓋一切的「惡」。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再次,大大恭喜馬欣七月即將出版《邊緣人手記:寫給在喧囂中仍孤獨的我們》,期待! 我曾經舉手想翻譯喜愛作家的作品,例如松本清張的《半生記》、井上靖的《天平之甍》,而那十數年中有時間和餘力伏案完成的唯有宮本輝的《幻之光》及《月光之東》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是一本大書。這裡的「大」,指的是作者試圖用相對全面式的視角,以具體發生在我們生活週遭的事件,提出兩千多年來多位哲學家,針對各種兩難問題所架構的論述,帶領讀者進行更富層次的理性思考,以取得反覆辯證的精髓,讓許多公共議題,回到正反兩方各述其理,並藉此促成相互理解的可能。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馬欣的慎重令我印象深刻,我們在節目開錄之前的溝通時,我認為她準備的東西,都能講兩個鐘頭的講座了。 我有幸比節目上談的多聽了一些,也聽得還不過癮,趁記憶鮮明,扼要摘錄如下: 完整文章
文字/趙恩潔;筆訪/愛麗絲 曾有人說過,所有的社會學都是南方社會學,因為社會學必然論及不平等,而關照了不平等,就形同關照了南方。如果這種說法成立,追求一個「南方的」社會學,將只會是畫蛇添足。但果真如此嗎?——《南方的社會,學》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身為文學人,這本書有眾多吸引我的部分,首先是作者社會學家、經濟學家暨思想家赫緒曼早年波瀾壯闊的人生經歷,而後是他關於反動修辭的精闢論述,以及最終給予進步派與反動派充滿深意「應善待民主」的提醒。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