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少女的心計競爭,或母親的失速人生?

文/懸疑小說家 千晴 *本文章涉及《替身》劇情內容,請斟酌觀看 四個在表演學校學習音樂劇的十七歲少女,既是形影不離的好友,又是爭取演出機會的競爭者,表演、霸凌、睡衣派對……輪番在少女們的生活中上演,闖入小圈圈的轉校生催化一切祕密與衝突,讓她們的人生開始失速運轉——我主要是指四個媽媽的部分。 沒錯,這…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這個集團難道真有不為人知的祕密?

如果你喜歡讀推理,很可能讀過《龍紋身的女孩》;如果你熱愛詩詞,很可能讀過席慕蓉的作品;如果你注重思辯,不大可能錯過桑德爾的著作;如果你中過樂透,那或許你讀過《祕密》。 《祕密》提及的法則或許太玄,但奇妙的是,這些在不同領域都佔有重要位置、對不同讀者都具有重大影響的書,其實全都出自圓神出版集團。 這個…

我在古老的書中,發現一封父親不知該如何解釋的信

文/伊麗莎白.柯斯托娃 Elizabeth Kostova;譯/張定綺 我親愛而不幸的繼承人: 不論你是誰,很遺憾地,可以想見你閱讀我不得不寫在這兒的描述時,會有什麼樣的反應。這份遺憾有些為了我自己──因為如果這東西落到你手中,我一定是遇到不測,或許死亡,也可能陷入更可怕的處境。但我的遺憾同樣也是衝…

【讀者舉手】祕密等於權力,說出口的同時就等同將人生的控制權交付出去

文/吉娃娃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一段關係往往會因為時間而消減、因為環境而生變,沒有什麼羈絆能持續永久,天下無不散的宴席,縱使想要把那樣的美好緊緊握住,最終仍會被迫放手,甚至可能還會不知不覺鬆手。 但有一個方法絕對不會毀損關係、甚至還能保持關係的強韌──只要兩人共同守著足以毀掉所有人的祕密…

「我看了你的電子郵件。不過我當然不是故意的。」

文╱貝琪.艾柏塔利;譯╱曾倚華 這是段平靜得很詭異的對話,我甚至沒有注意到自己正在被人威脅。 我們坐在後臺的金屬摺疊椅上,而馬汀‧艾迪森這麼說道:「我看了你的電子郵件。」 「什麼?」我抬起視線。 「不久前,在圖書館裡。不過我當然不是故意的。」 「你看了我的電子郵件?」 「嗯,我在你之後接著用了那部電…

三十多年的微縮膠卷:東野圭吾是「千變作家」嗎?

文/寵物先生 ※本文涉及《當時的某人》小說情節,未看正文者請慎入 現今在台灣提起東野圭吾這位作家,幾乎可用「家喻戶曉」四字形容,不僅代表作《解憂雜貨店》在書店銷售排行榜高懸已久,只要出書便是再版保證。其作品改編的電影、電視劇在影劇迷之間廣泛討論,筆下偵探加賀恭一郎、湯川學等人也透過明星們的詮釋,形象…

父親熟睡著,蓋在壽字團花緞被底下

文/平路 你瞇著眼看,身邊的這個男人,那是與壯年時迥然不同的老父親。 愈到後來,你愈像哄小孩一樣與父親相處。有時候在父親跟前,你必須眼明手快,把一些甜膩的零食丟掉,順便把餅乾筒周圍的螞蟻揩乾淨。常常一個不注意,剛丟掉的零食又從垃圾箱中揀回來。你伸手去奪,父親乾脆塞進嘴裡。第二天量出來血糖劇升,令你氣…

【讀者舉手】多少淺薄皮貌,多少深頹欲望──《刺青:谷崎潤一郎短篇小說精選集》

文/陳冠良 徐四金《香水》裡的葛奴乙在自調的曠世香氛下被生吞活剝了;谷崎潤一郎的短篇〈刺青〉中,那個技藝精湛的年輕刺青師清吉痴求女人的美麗、作品的生命力,不惜陷阱一身光潔淨肌的美人,將其手藝的靈魂注入那完美無瑕的體膚血肉。前者是孤獨宿命,不可逆轉的悲劇,後者則是為了滿足幾乎病態的私欲。他們也許不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