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吉娃娃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一段關係往往會因為時間而消減、因為環境而生變,沒有什麼羈絆能持續永久,天下無不散的宴席,縱使想要把那樣的美好緊緊握住,最終仍會被迫放手,甚至可能還會不知不覺鬆手。 但有一個方法絕對不會毀損關係、甚至還能保持關係的強韌──只要兩人共同守著足以毀掉所有人的祕密。 完整文章
文╱貝琪.艾柏塔利;譯╱曾倚華 這是段平靜得很詭異的對話,我甚至沒有注意到自己正在被人威脅。 我們坐在後臺的金屬摺疊椅上,而馬汀‧艾迪森這麼說道:「我看了你的電子郵件。」 「什麼?」我抬起視線。 「不久前,在圖書館裡。不過我當然不是故意的。」 「你看了我的電子郵件?」 「嗯,我在你之後接著用了那部電腦。」他說,「當我輸入Gmail信箱時,你的帳號就出現了。你應該要登出的。」 完整文章
文/寵物先生 ※本文涉及《當時的某人》小說情節,未看正文者請慎入 現今在台灣提起東野圭吾這位作家,幾乎可用「家喻戶曉」四字形容,不僅代表作《解憂雜貨店》在書店銷售排行榜高懸已久,只要出書便是再版保證。其作品改編的電影、電視劇在影劇迷之間廣泛討論,筆下偵探加賀恭一郎、湯川學等人也透過明星們的詮釋,形象深植人心。 完整文章
文/平路 你瞇著眼看,身邊的這個男人,那是與壯年時迥然不同的老父親。 愈到後來,你愈像哄小孩一樣與父親相處。有時候在父親跟前,你必須眼明手快,把一些甜膩的零食丟掉,順便把餅乾筒周圍的螞蟻揩乾淨。常常一個不注意,剛丟掉的零食又從垃圾箱中揀回來。你伸手去奪,父親乾脆塞進嘴裡。第二天量出來血糖劇升,令你氣惱好一陣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