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主角面對衝突、做出對應行動解決衝突,就會開始發展出情節──很多教人寫小說的書都會提到這個概念。而主角要解決衝突,大概有兩種方向,一是從自己原有的知識技能裡找出對策,一是學習或體悟新的知識技能;當然你可能認為「逃走雖然可恥但是有用」,但這個選項其實也是衝突的解決方式之一,選了這個之後還是要靠原有技能或新學知識繼續──啊不然是要逃去哪裡? 完整文章
如果謊言是能讓你逃離的唯一機會,那麼謊言有多荒謬就不重要了; 如果真相是你永遠無法逃離,那麼真相有多明顯也不重要了。 ──《高爾基公園》 近幾個星期,與友人不論見面閒聊或是網路傳訊,話題總不時觸及甫公布施行的「港版國安法」。在信息曝光的隔天,我便分別問候了幾位時常聯繫的香港作家友人,看他們是否安好、有沒有需要幫忙之處,得到的回覆尚令人放心,彼此也藉機相互打氣振作一番。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許多許多年前,自己摸索著練習寫小說的時候,寫過一個短篇,叫〈十一月的雨〉。 那時練習寫作有很大比例的原因在於「好玩」──有人寫過那樣的故事,俺能不能也寫寫看?某一類故事似乎有種規則,俺能不能故意不照那套規則、但寫出同一類的故事?──總之那時想的大約就是這類事情,覺得做來有趣。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提到艾勒里.昆恩這對雙人組合的推理小說作者,可說主宰了從1930年到到70年代的美國推理文壇,既是成功的暢銷作家,同時也創辦雜誌、進出影劇界,扮演了傳教士和大使的推動要角。 而《恐懼的研究》這本較為晚期的作品,為電影小說,以驚人的多重設定眩惑了讀者的眼球,將閱讀推理小說的樂趣推展到極致。 完整文章
文/ 李志銘 上世紀初由莫理士‧盧布朗所創造出來的怪盜羅蘋,除了在自家法國一直受到喜愛之外,其他地方國家大抵就屬日本與台灣對羅蘋最為狂熱,不惟當代知名推理作家北村薰(一九四九—— )、逢坂剛(一九四三—— )公開暢言自己對羅蘋的喜愛,而特別在戰後七、八○年代初涉童蒙閱讀階段的不少台灣五、六年級生可說幾乎都是追讀亞森‧羅蘋長大的。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香港有個說法叫『廢青』啦,就是畢業後沒工作、成天沒事做,」Mr. Pizza說,「我那時大概就是這個狀態。」 Mr. Pizza從小喜歡閱讀,「我的成長過程比較孤獨,父母親長時間要出外工作,所以我待在祖母或姨媽的時間比較多,很多時候,他們會帶我去圖書館。」香港的圖書館分成人和兒童區,兒童區的館藏大多是給幼齡孩童的繪本,所以Mr.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