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陳慧敏 美國有些小學開始加設圖書兌換機,這台自動販賣機裡面不放糖果、飲料和餅乾,而是擺放童書,遵守規定的學生,可以拿到老師發的代幣,投幣把書免費帶回家。 美國小學沒有一體適用的英文教科書,更沒有所謂的制式「課文」,老師多半透過自製的英文講義和補充教材,帶領學生寫作和學習英語,為了學習英語,學校鼓勵學生大量閱讀童書和兒童文學,這些書不被認為是「課外書」,它是增強閱讀力的重要機制。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飢餓遊戲》、《移動迷宮》、《紅色覺醒》、《夜之屋》等書暢銷的那幾年,「YA小說」成為一個時常聽到的圖書分類;也因為這些暢銷書目的緣故,那時提到「YA」,就常會連帶出現「科幻」、「奇幻」、「學院」或「反烏托邦」的印象。 「YA」是「Young 完整文章
文/劉芷妤 歷年出版經紀與版權人才研習營都是深受各出版社編輯、版權人期待的一期一會,可以在台灣就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暢談各國文化、書市的差異,這是在兵荒馬亂的各國書展都難以做到的。 2018第六屆版權營,同樣邀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他們有的是成功將手中的故事賣到全世界的版權代理,有的是買下台灣好書的外國編輯,他們聚在一起,究竟都聊什麼呢? 義大利:令人驚嘆的出版戰鬥力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怕鬼的孩子不會變壞,這是黃春明先生的話。 但是,鬼,真的很可怕呀。 竄過的黑影、陰暗的房間或廊道、空無一人的公園,或是廁所𥚃莫名的聲響⋯⋯ 未知,使人害怕,何況是孩子。 這害怕若是加上家庭內的各式衝突、校園中的人際壓力、同儕間的競爭意識,最終形成成長過程的巨大陰影,也是終生必須面對的課題。 完整文章
編譯/犁客 2016年11月,美國書市出現了一本看起來怪裡怪氣的繪本,封面上有個蒸氣火車頭,駕駛笑著揮手,後頭拖行的車廂裡滿是開心的孩子。就連火車頭也笑得很開心──只是那個表情有點令人不寒而慄。 這本繪本叫《噗噗查理》(Charlie the Choo-Choo)──這也是書中蒸氣火車頭的名字。 笑得讓人發毛的噗噗查理不是英國兒童電影節目《湯瑪士小火車》(Thomas and 完整文章
編譯、採訪/陳慧敏 路易斯.索里亞諾(Luis Soriano)是哥倫比亞的小學老師,1997年某天,他想到班上的孩子回到家裡就沒書可讀,十分焦慮,於是,他買了一對驢子,在驢背安上書架,精心從自家藏書挑書,就騎著驢子到哥倫比亞偏遠鄉下,把書送到孩子們的村落。 完整文章
文/教育專家 李崇建 我讀過侯維玲數本童書,每一次閱讀都有美好的感覺,深深感覺她是童書界的異數,堅持踏著自己獨有的步伐,不為流俗喜好動搖;她也是純粹的文字藝術家,擁有唯美深邃的眼界,構築出屬於自己獨有的風格,在童書界有了清楚的辨識度,已經卓然成家。 她的童書也許不是最暢銷,但是最需要列給孩子們閱讀。 我有著重要的理由。 獨特的風格,獨到的文字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有人將文學創作比作為生產過程,將作品喻為作家的孩子。將心中所想化作文字出版,對多數作家而言是漫長艱辛的過程,嘔心瀝血之作問世的感動,的確可比迎接親生骨肉至世上的喜悅。然而,在某些情況下,作者會狠心譴責、拋棄作品,就連最出色的作者在面對自己最知名的作品時都可能心生憎恨。 身為二十世紀最有影響力的作家,卡夫卡曾在死前要求摯友燒掉他所有手稿;著名詩人W. H. 完整文章
文╱尼爾.蓋曼 我希望在場的各位不是為了求一個答案而來的。作者最知名的特質就是不擅長給答案。我們的確時常提出答案,但都不可靠,太個人經驗,又都是道聽塗說,而且想像成分太多。 假如你希望我們的答案能讓你在生活裡派上用場,上述種種都是擋路大石。但如果談到問問題,上述一切反而不會擋路,都是好的墊腳石。作者很擅長提問,而且我們的問題往往很實在。 完整文章
文/葉俊良 《書報周刊》記者克珞德.孔貝(Claude Combet)談法國童書出版產業 《書報周刊》(Livres Hebdo )是法國圖書界的標竿刊物,書商、圖書館員、出版社和記者都是它的主要讀者。克珞德.孔貝負責的欄目是外國文學與兒童文學,她也經常撰寫關於偵探小說和暢銷書的報導。 Q1 您什麼時候成為專門報導有關法國圖書時事的記者?根據您的觀察,法國童書出版社的版圖經歷了什麼變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