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于昉 夏天,是望海的季節。海洋是萬般可能的載體,為台灣迎來半個地球之外的殖民勢力,也把我們摯愛的子弟送往他鄉異國拚搏。孤島小民默默吞納著因海而生,無數可喜或可悲的意外,包括台灣史上最為悲壯的一宗海難:高千穗丸沉船事件,也以不可說、不知道怎麼說,繼而似乎很難再說的姿態,被隱微記憶著。 高千穗丸 華麗的「日台航線」客輪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化學元素的類別有氣體、金屬、非金屬和土質。 它們各有特性和週期性。 猶太裔的李維出生成長於義大利杜林,取得化學博士學位,在二戰期間德國佔領時加入地下反抗游擊隊,遭到逮捕後被關進惡名昭彰的「地獄」——奧茲維茲集中營。 做為同批死囚八百多人中倖存者的二十多人之一,李維噩夢連連。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你對歷史不見得有興趣,但很可能在不經意間接觸過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有關的書。 這些書有的是好讀也好看(但可能讀完會覺得心痛)的虛構故事,例如《偷書賊》、《穿條紋衣的男孩》(或者你也讀過牽連更遠一點的《希特勒回來了》,這已經超越心痛,到「惡搞」那邊去了),有的是戲劇張力十足的真實故事,例如被諾蘭拍成電影的《敦克爾克大撤退》。 完整文章
文/金柏莉.布魯貝克.伯萊德利 戰爭有許多種。 我要說的故事從四年前開始,也就是一九三九年初夏。那時,英國即將捲入另一場世界大戰,也就是目前這場戰爭,多數人都很害怕。那時候我十歲(雖然當時我並不知道自己的年齡),我聽過希特勒這名字── 完整文章
文/華特.勞德 「假如你沒看過德國人,現在機會來了。」在敦克爾克低階公務員艾德蒙.貝洪的耳中,這句宣告聽起來冷靜超然得奇怪。貝洪帶著家人逃離陷入火海的城市,往南走了幾英里,在大卡佩勒(Cappelle-la-Grande)的瓦希爾農場找到庇護。隨著戰火逐漸蔓延,瓦希爾一家和他們的客人躲進馬廄,希望多一層保護。現在是六月三日下午三點,瓦希爾透過馬廄門縫往外窺探,不時發布實況報導。 完整文章
文/林景淵 多年前,我曾經讀了日本人高橋是清口述的《高橋是清自傳》(中公文庫版)﹔對於高橋十四歲就懷抱凌雲壯志,突破萬難遠赴新大陸,但一到美國才知道被出賣為一名童工的經過印象十分深刻,內心也十分同情。(此公後來曾任日本銀行總裁、大藏大臣。) 幾年前,在舊書店買到一本《台灣留日高座同學聯誼會彰化區會.二○○○千禧年第十五次會員大會特刊》以及《高座海軍工廠台灣少年工寫真帖》 完整文章
2016/04/21 首播的「經典也青春」,再度邀請到左岸文化的總編輯黃秀如來到節目現場,為我們領讀一九八六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埃利·維瑟爾的納粹集中營回憶錄《夜》。 1944 年,第二次世界大戰雖即將步入尾聲,但居住於匈牙利境內的維瑟爾等猶太人卻在此刻,被送入奧許維茲集中營。原以為遠方的戰火與己無關的匈牙利猶太人,在此刻血淋淋地面對整個歐洲的反猶浪潮衝擊。 當時才 15 歲的維瑟爾,跟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