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我好喜歡蘇打綠,可是老記不住所有團員的名字,」嚴曉翠略顯懊惱,說自己似乎有人名記憶障礙,超過五個字的就背不住,歷史課本、小說故事的繁複人名與場景,對嚴曉翠而言如天書,避之唯恐不及。 但這不阻攔她鍾愛閱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