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我覺得她就像我媽,儘管過了五十年還是覺得自己很卑微。」四絃過往書寫 BL、婚姻、愛情等題材,這回撰寫《抱歉,我討厭我的孩子》,她將目光擺在母女、婆媳等女性與其周圍角色,在社會框架與彼此拉扯間的血淚斑斑。書中四位女性,各自身處不同深淵,彼此卻如代代相傳般環環相扣,彷彿困在同一片荊棘之地,稍加拉扯便落下滿地血痕。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以《活了一百萬次的貓》享譽國際的繪本名家佐野洋子,與同樣詩名卓著,在日本有「國民詩人」之稱的谷川俊太郎,有過一次短暫的婚姻,維持了六年。《兩個夏天》於1995年出版後,即因隔年兩人仳離而斷版,是讀者一書難求的夢幻逸品,這本書終於在2018年由小學館重新企劃出版,造成了轟動。 本書由木馬文化首度引進台灣,副總編輯偉傑的領讀摘要如下: 完整文章
文/泰瑞・加斯帕德 Terry Gaspard 譯/劉碩雅 一段親密關係若要對等,夫妻就必須互相依賴,感受到彼此的鼓勵、陪伴是被需要的。若過去你曾被傷透了心,依賴另一半的想法可能讓你怯步。對你來說,打開心房可能就像把缺點全部攤在陽光下一樣難受。 不過,這卻是建立互信、親密關係的關鍵配方。 布芮妮.布朗(Brene Brown)在《勇於大膽(Daring 完整文章
文/賴以威 【二十九歲,最喜歡的書:《天才搶匪盜轉地球》】 ◤在台北,只有兩種人會把求婚戒指帶在身邊:剛買戒指的人,或今天要求婚的人。等等,我剛製造了第三種人,撿到戒指的人。◢ 「我東西掉在捷運上!」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以高分貝音量在月台上迴響,努力掙脫捷運保全的雙手,試圖衝進窄到只剩下蒼蠅飛得進去的捷運車門間縫隙。 完整文章
文/李維菁 編輯寫信來向我邀這個專題:「一個人的遊樂園」,信中寫著她覺得我對於單身有種泰然自若的態度,也提到我曾經寫過「這個社會還是很難真正接納,單身或結婚只是不同的選擇,也很難接受這世界上有許多人的自我實踐或自我追求,需要大量的獨處才能完成」這樣的話。我看了愣了很久,開始反省,也從來沒有想過我在外界眼中的模樣原來是這樣。 完整文章
文/李淑明 如果沒有打算幫忙,拜託就別多管閒事。 我的戀愛,我自己會看著辦。 二十五歲過後,我有十多年沒有「男朋友」。我並非有意如此,更不是人們經常所說的「一心只顧著工作,所以錯過了結婚時機」,也不是因為眼界高。除了替我送來各種快遞、外送的人之外,我壓根兒沒有機會和擁有 XY 染色體的人有私下聊天的機會,如果初次見面就說要跟他們談戀愛,豈不是很失禮?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