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賴以威 【二十九歲,最喜歡的書:《天才搶匪盜轉地球》】 ◤在台北,只有兩種人會把求婚戒指帶在身邊:剛買戒指的人,或今天要求婚的人。等等,我剛製造了第三種人,撿到戒指的人。◢ 「我東西掉在捷運上!」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以高分貝音量在月台上迴響,努力掙脫捷運保全的雙手,試圖衝進窄到只剩下蒼蠅飛得進去的捷運車門間縫隙。 完整文章
文/李維菁 編輯寫信來向我邀這個專題:「一個人的遊樂園」,信中寫著她覺得我對於單身有種泰然自若的態度,也提到我曾經寫過「這個社會還是很難真正接納,單身或結婚只是不同的選擇,也很難接受這世界上有許多人的自我實踐或自我追求,需要大量的獨處才能完成」這樣的話。我看了愣了很久,開始反省,也從來沒有想過我在外界眼中的模樣原來是這樣。 完整文章
文/謝凱特 我們最綿密的時光。睡前。 那些分離時我們無暇顧及對方,想知卻不能知的時間裡,你在做什麼? 睡前,我們試著將彼此錯開的時間軸,併攏,黏合,一如我們既往的習慣,捨棄砸雞蛋般地砸來即時訊息,在各自的心裡慢慢過濾話語纍纍的卵,在時間的水浴法中慢慢蒸烤出漂亮的布蕾。 完整文章
文/李淑明 如果沒有打算幫忙,拜託就別多管閒事。 我的戀愛,我自己會看著辦。 二十五歲過後,我有十多年沒有「男朋友」。我並非有意如此,更不是人們經常所說的「一心只顧著工作,所以錯過了結婚時機」,也不是因為眼界高。除了替我送來各種快遞、外送的人之外,我壓根兒沒有機會和擁有 XY 染色體的人有私下聊天的機會,如果初次見面就說要跟他們談戀愛,豈不是很失禮? 完整文章
文/平野啟一郎;譯/陳系美 《幸福的硬幣》巧妙地捨去複雜的政治背景,呈現出在毀壞的世界裡,縱使傷痕累累也難以摧毀的愛情故事,成為享譽全球的賣座電影。然而看完《達爾馬提亞的旭日》再回頭思索,蒔野覺得裡面恐怕有很多自己難以領會,要「南斯拉夫人」或歐洲人才懂的、刻骨銘心的比喻性細節。 洋子會懂這些嗎? 蒔野覺得她又遙遠了起來。在物理性距離逐漸接近的這一刻,這點複雜地挑動他不安的戀心。 完整文章
如果人可以跟同性結婚,那人可以跟摩天輪結婚嗎?類似的問題護家盟很常問,但其實沒在想。然而,有鑑於整個婚姻改革的進展,似乎就是奠基於其他人替護家盟思考他們沒在想的問題,我現在就來想想這個問題。 WTF?人跟摩天輪耶 人跟摩天輪結婚?這個提案乍看之下令人難以理解。這個難以理解已經不只是「人跟摩天輪結婚很奇怪?」,而是「人跟摩天輪結婚如何可能?」了: 完整文章
文/東京碎片 絆(きずな)──大家聚集,就會更溫暖 311後,報紙、街頭和電車車廂裡一直盛開的廣告突然收斂了,過一個月左右才逐漸恢復起來。但整個社會上還是籠罩著巨大的悲嘆和緊迫感,使得大多數廣告除了「加油日本,加油東北」之外,找不到訴求文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