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毓嘉 在泥濘裏推不會前進的車在無法靠近的牆邊偶遇文明點亮了我們但暗巷依然是暗巷像昨日有沉默的回音像一道密令它迂迴而憂鬱我不能愛你了這個國家令我分心 空襲警報正不斷延長我嘗試變換姿勢,保護自己當列車駛過我的胸口半坍的鐵橋猶是防線虛設有人神色自若踩過彼此我不能再跨出去了這個地方無法令我安全 完整文章
文/羅毓嘉 楊智傑是我的同代人。我們同出生於一九八五年,在西門町留下青春的步伐,轉個彎則在凱道獲得政治的啟蒙。長大以後我們都有在媒體服務的經驗。我們試著說服別人也被別人說服,一度相信的信念在某個時候不再作數,有時甚至在爭辯的過程中,我們沉默了下來。 這些是必要的嗎?這些言語花巧和論辯。乃至於詩。相對於時代的旗幟和高帆,是必要的嗎? 完整文章
文/羅毓嘉 婚姻平權運動與宗教經典、乃至所謂文化傳統的針鋒對壘,仍在持續上演。最常聽到自認為高同性戀一等,因而充滿蔑視與忽視的一句話,是這樣說的,「我也有同性戀的朋友,可是……」可是甚麼?可是他們不配得到婚姻。可是他們大可以用所謂同性關係特別法,規範一對戀人在生活、稅務、保險、醫療與繼承上的種種關係,可是我們就是不希望他們結婚。 完整文章
文/暮琳 「沉舟」兩字看似負面悲傷,用以形容背水一戰的「破釜沉舟」卻有殺出新生之感。詩人夏夏在聽聞台灣野生魚類消失的景況後,推想若是魚類消失在地球上,未來該如何向後代子孫解釋字典中的「魚」字才好?有感於中文字許多部首出於自然,現今社會與自然的連結卻愈發薄弱,她發起籌備《沉舟記》一書的計畫,在記錄消逝之物的同時,也擁抱對新生的期許。 完整文章
盼促進理解與認同 從這裡開始,以詩句與故事,踏出夜的王國 展覽於10月14日至10月31日在紀州庵文學森林開放民眾參觀,期間共舉辦3場系列講座活動,「文藝百工圖——從工作看『異』、『同』」講座;「日常角落——影像記錄生活,從角落到大道」紀錄片放映與講座;「同言同語同行——臺北的性別歷史圖像」講座,並同步在台北各處(W飯店、西門紅樓等)展出「出櫃故事館」。 完整文章
文/羅毓嘉 他總是來台北找我吃晚餐。 即使是長週末,情人的週末也抵不過三、四頓晚餐,我們見面時刻又多數是在落日之後,他問,要不要先哪兒喝一杯。或者他說,要從機場帶瓶紅酒嗎?每當他選擇用餐地點,吃來吃去總是那幾家。無論港島,台北,或者世界其他城市。爐端燒總是銅鑼灣澳門逸園中心那家,麻辣鍋往信義路去,台菜呢,則更不脫是永康街的選擇了。少許有時他也偏好美式餐廳,法國菜,義大利餐。 完整文章
文/海東青(歷史所碩士生)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人聲鼎沸的臺北書展,總得要到閉館時間刻刻逼近,如海的人潮漸之退去時,方才稍得寧靜。這時,我們這些小工讀生,也從在整日的排書補書各類顧客服務中短暫解脫。 依稀記得,那一天編輯與業務部職員談起今日的銷售:衛城新出的《無法送達的遺書:記那些在恐怖年代失落的人》(下稱《遺書》)在現場熱銷,補完這批,公司也暫無庫存,得再刷了。 那是 完整文章
文/吃大 前陣子 Readmoo 幾位小編受《聯合文學》之邀,參加了史上首次由百位跨平台書店職人一同參與的「2015 華文文學書店大賞」投票。投票項目包括各種情境下的推薦讀物,諸如「早餐讀物」、「通勤讀物」、「下廚讀物」、「失眠讀物」等,有些項目還真難選,唯一一項我毫不猶豫,起手無回地投下去的,就是「最想朗讀給別人聽的書」。 完整文章
文/怪熊 你時常「無言」嗎?生活中大小事不請自來,穿插跳接,時常讓人僅剩一張都嘴淒慘無言。過去黨國一體的教育、文言文聯盟迴護的國文教育多半認為「古典文學的傑作歷經千古的汰蕪存菁竟能傳後至今,已成文章之典範,足以見證中文之美可以達到怎樣的至高境界」,只願意承認那套精鍊與深沉,非得要學生熟悉不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