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馬克.海瑟林頓、強納森.偉勒;譯/陳重亨 「世界觀」反映出我們對世界本質的深刻信念,對於建構美好社會的應作應為都會涵納其中。世界觀也包含著各種文化要素,包括哲學與道德觀點。更重要的是,你的情感和過去生活經歷留下的心理印記,都會對世界觀的形成帶來深刻影響。 完整文章
文/奇普.希思、丹.希思;譯/王敏雯 一九六○年二月十三日,由約翰.路易斯(John Lewis)、安琪拉.巴特勒(Angela Butler)與黛安.奈許(Diane Nash)帶頭的一群黑人學生,魚貫走進位於田納西州、納許維爾市區的幾間商店,在只准白人用餐的小餐館裡找位子坐下。這是納許維爾市頭一遭出現靜坐活動,目的是為了抗議種族隔離。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珍・奧斯汀的粉絲是忠實的。真正的「珍迷」 向來會以廣泛的旅行,身體力行地表達對珍・奧斯汀的喜愛。最著名的節慶,或許是每年英國巴斯所舉辦的珍奧・斯汀節,而在地球的另一端,也有著一幢如畫一般,黃色、喬治亞式風格的建築,建築物擁有者蘇珊娜・博登所策劃的「珍・奧斯汀週末」,足以讓全球各地的「珍迷」蜂擁而至,不僅讓他們能由衷表達對珍・奧斯汀的熱愛,更讓他們能像她筆下的角色般生活。 完整文章
文/愛德華‧史諾登;譯/蕭美惠、鄭勝得 我的名字是愛德華.約瑟夫.史諾登。我曾經為政府服務,但現在,我為民眾服務。我花了將近三十年才明白這是有差別的,而當我明白時,我在辦公室惹出了一些紕漏。結果,我現在把時間都用於保護民眾不受我以前身分的危害—一個中情局(CIA)和國安局(NSA)的間諜,又一個自以為可以打造美好世界的年輕技術專家。 完整文章
文/史戴芬妮.蘭德;譯/許恬寧 日子過得不太順心的中產階級納稅人,開始有更多人感到憤怒,覺得不公平,憑什麼別人可以領取補助。不符合補助資格的人見到有人使用食物券,氣氛更是劍拔弩張。要求藥檢的討論,讓領取補助的人遭受更多批評,說我們這種人濫用福利制度,偷懶不肯工作,卻可以向政府領錢,甚至可能是癮君子。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常會在美國電影裡聽到有些原來被歸類為「髒字」的口語,例如「F」開頭四個字母組成的某個單字或「S」開頭四個字母組成的某個單字,它們之所以「髒」大抵是因為與某些被普遍認為不適合公開談的物事有關(請參考《當上帝踩到狗屎》)。不過在口語裡放久了,它們的出現常常與原來的意思沒啥關係,而自己生出了必須承載的意義,得看上下文的語意以及角色說這些字詞時的狀況才能確定。 完整文章
當美國人說 We should hang out sometime.(我們應該找個時間一起出來玩。),或是 We should have coffee together.(我們應該一起喝個咖啡。)其實有時候並非真的想約你出去,而只是一種展示禮貌和友善的寒暄。 那又該怎麼分辨美國人的真假邀約呢? 別擔心!我們可以注意美國人的語句裡有沒有提供較詳細的時間地點,例如: ● We should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拿到《花月殺手》(Killers of the Flower Moon)書稿時,俺只知道兩件事:一、這書寫的是與美國原住民有關的謀殺案件;二、作者是大衛.格雷恩(David Grann)。 因為與美國原住民有關,所以俺從自己有限的閱聽經驗裡,很直接地聯想到東尼.席勒曼(Tony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