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南西.伊森伯格;譯:王怡芬 美國民主從來不打算讓所有人民都享有真正的發言權。相反地,大眾得到的是象徵,而且往往是空泛的象徵。民族國家一直以來都建立在虛構的故事上,即國家元首可以代表人民,是人民的代理人。在美國版的故事中,總統必須訴諸共同的價值觀,以掩蓋深刻階級差異的存在。然而,即便這種策略奏效,團結背後的代價卻是源源不絕的意識形態詐欺。 完整文章
文/Scarlet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我喜歡記錄閱讀完的隨筆,不算書評。只是些看完隨手記錄的想法及思考。 現在回想起和《偷書賊》的緣分一直很奇妙,每每瞥見架上的它都想著那這次就借回去看好了,卻總是當看見另外一本更吸引我書時重新把它放回架上,默默想著下一次再借,屢試不爽。 也或許是我一直有種怪癖,就是不太喜歡看當時非常熱門的書,一直等到了這陣子才有緣分把它帶回家。 完整文章
台灣有一段時間被美國轟炸,然後有一段時間接受美國援助,再來有一段時間把美國當成是背叛己方的盟友,接著又有一段時間把美國視為深造旅遊就醫移民的好地方;在台灣長大的我們相當熟悉美國的電影和影集,在台灣生活的我們吃的用的有很多美國的品牌。 但是⋯⋯我們真的了解這個國家嗎? 完整文章
文/阿力斯.泰森;譯/陳重亨 一九九四年的冬天,高大魁梧的四十七歲美國人提摩太.布雷克威爾(Timothy Blackwell)就帶著一位菲律賓女孩蘇珊娜.雷梅拉塔(Susana Remerata)回到西雅圖。他只是個勞動工人,肥胖超重又禿頭,大概難以博得女性青睞。他們兩個剛認識時,她才二十一歲。她長得美麗而嬌小,只有四十五公斤,而且一直夢想著能去美國。 完整文章
文/徐國琦 越過球網的小球:乒乓外交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一九四九年成立後,北京與華府便成為死對頭,沒有正式的外交關係。經過二十年的互相猜疑與誤解後,只有某種特殊的東西才能讓雙方得到清楚的信號,知道能朝向更好的關係邁進。而日後證明,這個東西就是乒乓球。 完整文章
文/張主羚 「作為一個國際學生,再怎樣苦練英文,永遠有一種『我的英文永遠沒辦法像母語人士一樣好』的焦慮,這種語言焦慮雖然不見得真實,卻會間接顯現在學術和生活的所有面向上,使自己總有一種知識能力低人一等、表達能力低人一等、閱讀速度低人一等、學習速度低人一等、寫作能力低人一等、研究能力低人一等……的感覺——即使現實不見得如此。」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台灣是個海島型的國家,理論上應該致力於利用地理位置與周遭接軌交流,但因為種種原因,我們常有種覺得自己是內陸大國的錯覺,對周圍國家的認識相當淺薄。 最明顯的當屬我們對東南亞國家的態度。 這有些是無知,有些是歧視,有些兩者皆是。 奇妙的是,東南亞國家在歷史上也常有一些特別的發展或際遇,以致於不止我們對他們的了解不夠全面,全世界對他們的了解也都相當片面。 例如越南。 完整文章
文╱譯者 胡培菱 「葛瑞的囧日記」這系列在美國的成功,一直是出版界討論的現象。這套書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 我是一直到了美國之後,才發現美國是個非常鼓勵「笑」的社會,他們有受歡迎的無厘頭情境喜劇、機智幽默的脫口秀、場場爆滿的搞笑藝人(stand-up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