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梁啟超 胡君這書目,我是不贊成的,因為他文不對題。胡君說:「並不為國學有根柢的人著想,只為普通青年人想得一點系統的國學知識的人設想。」依我看,這個書目,為「國學已略有根柢而知識絕無系統」的人說法,或者還有一部分適用。我想,《清華週刊》諸君,所想請教胡君的並不在此,乃是替那些「除欲讀商務印書館教科書之外沒有讀過一部中國書」的青年們打算。若我所猜不錯,那麼,胡君答案,相隔太遠了。 完整文章
臉書上看到臉友發了一則他國小女兒的「智慧存款簿」(也就是閱讀紀錄表)照片,他提到幾個女兒填寫時的困難,最後發了一句感嘆: 我總覺得表格化的清單紀錄,不免隱藏某種「重數量不重質」的態度。 看到這則短文我忽然明白這幾年來,儘管教育部花費龐大的力氣、資源,在全國小學推動深根閱讀計畫,每年勞師動眾,但台灣的國民閱讀率卻始終每況愈下的原因了。 完整文章
文、攝影/陳心怡 放下教學工作逾 20 年的白先勇,兩年前因老友一句「現在學生沒有耐性從頭到尾看《紅樓夢》了」,力邀他在台大開課講紅樓,油然升起一股使命感的白先勇於是點頭:「不看《紅樓夢》,那還了得?」台大這門《紅樓夢》人文講座,就在白先勇一回一回從頭帶讀下展開。 當時選課的人很快就爆滿,事隔兩年,在日前剛結束的 2016 完整文章
你的第一本經典,也許是眾多小篇故事集結的《格林童話》、大人強塞進你手中要你背誦的《論語》、《唐詩三百首》,又或者是兒童版的《西遊記》、《三國演義》,它們伴你度過了一段童年歲月,並且勾引出你對世界的想像力與理解。 只是長大後,隨著生命層次的提升,個人成長環境、遭遇處境的不同,你有時會忍不住質疑起生命的意義,心中的迷惘與困惑又有誰能解答。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一直認為,『評論』不是對作品的最終審判,而是評論者提供給電影工作者及觀眾的一家之言。」藍祖蔚如此看待自己多年來的影評工作,「評論有時會像瞎子摸象,有的人摸到的像一條蛇,有的人摸到的像一道牆,但比較好的評論者會盡量從不同角度解讀作品,如此一來,他摸到的象,也就會更趨近於完整的面貌。」 藏經閣之必要 完整文章
從小到大,聽過無數個讀書方法論,最有名的,像胡適讀書有四到:眼到、口到、心到、手到,另外還有古代中國大儒的諸多語錄,例如編輯成書的朱熹《朱子讀書法》。因為「德不孤,必有鄰」的相濡以沫情結,我喜歡閱讀這類紀錄。當然有些不大管用,尤其古人的某些經驗談──那時代經史子集再怎麼汗牛充棟,終究國文一科,文言文反覆背誦,讀書百遍,其義自見,這些不適用於今日。 完整文章
想到一件事。書店經營不易,開店需要房租、裝潢費,硬體成本高,若租用倉庫,免裝潢,成本相對較低。然而倉庫以堆積陳列書貨,不方便逛覽,假使改變經營型態,譬如做網頁,將書目上網,便於搜尋。消費者下單,或店家寄送,一如網拍,或來店取貨,順便找找其他好書。也可以店主在臉書介紹好書,宛如讀書會形式,吸引讀者來店買下因此產生興趣的書。 完整文章
胡適提倡傳記文學不遺餘力,他寫過多篇人物傳記,多次討論傳記文學,也經常鼓勵他人寫傳記,編年譜。他更躬身實踐,寫下《四十自述》。 不過胡適提倡傳記文學,是帶有功能導向的。他曾發表〈領袖人才的來源〉一文,指出中國人才缺乏,教育界培養人才有六種缺陷,其中之一便是中國傳記文學太不發達,可供模範的歷史人物太少。他因此提倡傳記文學,為年輕人樹立學習或模仿的典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