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麗群 總覺得寫稿的過程,雖非隱私,可是接近隱私。就像大家一樣洗澡洗頭上廁所,但不親熟便萬萬不宜排闥直入的道理一樣。所以一般也不好意思問人:「都怎麼寫呢?」萬一對方回答:「也沒什麼,就坐下來,打開電腦,然後在交稿日前把稿子寫完,寄出去。」那我大概非得哭著去撞牆了。不問也罷。 完整文章
文/菲爾.庫克;譯/王淑玫 好萊塢不是娛樂業,是影響的產業。 在這個權力和影響力的世界,從以前到現在都一樣──人人都想要擁有影響力,而這在好萊塢再明顯也不過了。賣座電影在一個週末就可以賺進接近一億美元,一線明星每部電影的片酬要價一、兩千萬美元。電玩、網站、DVD、連結商品都是成長性的產業,每一個都試圖要跟娛樂業的亮眼成功結合在一起。 完整文章
文╱盧建彰 有終點,才有起點 你的想法可以很瘋狂,生活卻不行 祝你有好的自律神經 你的想法可以很瘋狂,生活卻不行。 我工作的方式,不喜歡加班,當我當上主管後,我更是貫徹這個原則,每個跟我面試的組員,我都說,我希望我們不必加班,我希望我們的假日是屬於自己和家人的,全能如上帝,當他工作六天後,第七天也都休息了,我希望我們一起努力,讓我們有效率一點,不要加班。 完整文章
台灣的媒體環境好像就是這樣一路爛下去,也沒有人能改變,每次一出大事,大家就罵媒體灑狗血,但所有人的眼球又盯著狗血媒體不肯放。前一陣子我在三立的朋友不禁感嘆: 媒體可以更收斂:代價就是你的觸及人數減少,不收斂的媒體觸及持續增加;到頭來,你的極端自律,換來的也只是被遺忘的結局。 都被遺忘了,怎麼可能影響什麼媒體環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