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懂得比自己以為得少,這某意義上是知識分工的正常結果,但會在一些地方讓人做出爛判斷,在《知識的假象》裡,認知科學家斯洛曼(Steven Sloman)和芬恩巴赫(Philip Fernbach)說明哪些方法可以幫我們舒緩這些問題。這本書容易讀,大部分篇幅都在描述平鋪直述的心理學實驗,就算通勤中無法全神貫注也能讀得順暢。不過需要偶爾停下來注意一下作者介紹目前這個實驗是為了證明什麼東西。 完整文章
任何關於教育的爭議,不論是文言文、多元性別、本土意識,還是建構式數學,在正反多方論戰之餘,總有人提出「得要回到教育的目的來看,才知道什麼內容恰當」。我完全同意這個主張:教育政策是為了達到特定好目的的工具,要知道教育應該怎麼做,得要知道辦教育的目的是什麼。 上述教育爭議,是出現在國小至高中。這個階段在過去分成兩個部分: 國民基本教育 其他(中等教育、為了上大學準備的銜接教育) 完整文章
現代社會最難解決的爭議,常常是那些涉及多元價值的爭議:兩群人對於事實有共識,但對於價值沒有共識,因此意見仍然相左。這種爭議很難解決,因為衝突並不是發生在那些可以藉由科學和邏輯來判斷對錯的議題上,而是發生在雙方對於「什麼是美好人生?」的價值判斷上。 完整文章
在十八世紀後半葉,西耶斯(Emmanuel Joseph Sieyès)在法國出版了幾本小書,其中包含《論特權》和《何謂第三等級?》,許多人認為這些書推動並催生了法國大革命。兩百年前,這些小書包含了許多分析和反對當時社會結構的論證,讓人民了解自己生存在一個不公平、不自由的時代。兩百年後,其中某些論證,放到現在的臺灣依然適用。 完整文章
希伯來大學(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史學教授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在《人類大歷史》中提出重要的洞見:人類現今的文明和力量,是來自於我們能思考和討論「虛構事物」,這讓人類有能力建立比其他動物更龐大的社群,並共享文化的刺激和進展。(更具體的說明可參考我的書評:〈人類大歷史:八卦讓人類更有力量〉)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嫌莎士比亞的文學太鹹溼,十九世紀初的英國醫生包德爾(Thomas Bowdler)乾脆自己把內容淨化,推出家庭版莎士比亞;怪馬克吐溫(Mark Twain)用了很多「黑鬼」字眼,種族歧視太深,阿拉巴馬州教授葛里本(Alan Gribben)在 2011 年改編「無黑鬼」版的《哈克流浪記》(Adventures of Huckleberry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