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elish 以常識來說,天上有那麼多星星,這些恆星當中肯定有不少擁有行星。而在美好想像中,這世上既然有那麼多行星,裡頭肯定有些承載著外星生命。說不定在我們不知曉的宇宙彼端,連銀河帝國都存在也說不定。 不過現實是,人類一直要到1995年才初次確認到系外行星的存在。 完整文章
某方面來說,電影,尤其是應用科技製造出超現實畫面、關於世界末日的電影,有時預示了人類在面對浩劫時會出現的狀況──別的不提,光看「病毒大流行」這個題材,好萊塢就搞出過多少種可能。 另一方面來說,科技,尤其是與日常相關的軟硬體發明,有時滿足了人的需求,有時創造了人的需求,而無論哪一種,都會改變人的生活樣態──別的不提,光看臉書或IG之類社群軟體,就影響了現代人各方面的生活。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諸多關於人類精神症狀的書寫當中,由當事人自己發聲的內容或許最是難得。這不是說其他人寫的比較不好──精神科醫師、臨床諮詢人員從自己的專業及接觸過的對象裡整理心得,能夠讓我們明白如何與有這類困擾的朋友相處,或者能夠讓我們對自己的狀況有些初步的觀察;照護人員或家人的心情紀錄,能夠讓我們同理那些日常積累的辛勞與情緒,或者能夠讓我們有能力發現各種尚待改進的空間。 完整文章
文/戈婭 千萬別叫我勵志媽媽,我是真的受不起。 有哪個媽媽是天生勵志的呢?沒有。但是天塌下來了,你能怎麼辦?只能乾脆躺平,當被子蓋了。然後蓋著蓋著,你會覺得:咦,這個姿勢也還好,並沒有那麼難受…… 經常有媽媽問我:「你到底是怎麼想通的?」「你有沒有長夜痛哭想著『為什麼是我』的時候?」當然有。 完整文章
文/沈雅琪(神老師&神媽咪) 我整整花了兩年的時間,才摸透我班上那亞斯孩子的思考模式。 我以前帶過自閉症的孩子,知道亞斯被歸類為「泛自閉」。自閉症的孩子狀況很明顯,所以一般的老師和學生會對自閉症的孩子有很多包容,但是亞斯孩子,他們在說話、應對、眼神、溝通時,幾乎跟其他孩子一樣。在沒有明顯的外顯障礙下,生活中,亞斯孩子常常會被誤解。 亞斯孩子常常想跟同學玩,卻找不到方法。 完整文章
文/韓奈德;譯/魯夢珏 三月的第三個星期一,我第一次看見鷹樹。要是我相信魔法、迷信或者宗教的話,就會把這當成一個吉兆,因為我的中間名就是馬奇。我希望大家都叫我馬奇,如果你叫我別的名字,我是不會搭理的。但媽媽堅持叫我彼得,儘管我告訴過她,我的名字是馬奇。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那個有自閉症的孩子,從一開始不信任到最後主動牽我的手,這件事是我選擇『早療』領域的契機之一。」洪仲清回憶。 臨床心理師洪仲清在是家族同輩當中的老大,從小就很習慣與比自己年幼的孩子相處;學生時代開始對早期療育產生興趣,求職的時候最快給予洪仲清回應的,也是這類專門機構──對洪仲清而言,投身早療領域工作,似乎冥冥中自有安排。 完整文章
文/奧立佛‧薩克斯(Oliver Sacks) 為了深入了解即將刻畫的故事,為了詳盡揣摩劇情, 勞勃.狄尼洛的投入簡直太傳奇了。 我以前從未親眼目睹演員對於飾演的對象所下的功夫, 這些功夫的極致表現,就是到最後,演員果真變成他所飾演的對象。 一九八九年初,我接到通知:潘妮.馬歇爾將執導《睡人》,而且她會跟勞勃.狄尼洛一起來拜訪我,勞勃將飾演病人李奧納德。 完整文章
文/亞歷山大.喬連安、克里斯多福.安得烈、馬修.李卡德 克里斯多福:怎麼配合自己的渴望過日子?我們可以說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嗎?就好像對別人發出要求,而不是對自己?那些公開宣揚某些價值的人,在私底下或行為中,仍然是依循自己所宣稱的嗎? 一致性的問題向來觸動我,也常和亞歷山大提到這個問題。每回我們發現言行不一致的人,總會覺得很侷促不安。 高度忠於自己的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