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一開鍋蓋我就被湧出來的蒸氣燙到了,想說阿伯你在整我嗎?」楊双子小時候正式學習的第一道料理,就是許多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煎魚。身為隔代教養中最年長的女孩,阿嬤生病後,伯父與姑姑開始教當時才國一的她下廚,「他們都說很簡單,但我真的覺得都不簡單啊!」楊双子笑著說起當時還學了蔭瓜仔雞,「姑姑說就是把雞肉川燙、加蔭瓜仔下去一起煮」,揉蔥油餅,「我問我爸加多少水,他說你自己目測看看嘛!」 完整文章
文/楊双子 以黃麻的嫩葉煮成的湯。 聽到這種說法的時候,還以為摘下黃麻梢頭的嫩葉、投入熱湯裡就可以了,結果遠比想像的繁瑣許多。 直挺挺的黃麻,折下尚未轉為硬韌纖維的上方莖部,隨後揀選嫩葉──對黃麻一知半解的人,即使以指腹觸摸也未必知道葉片的柔軟程度是否適口,熟知烹飪麻薏湯之道的人,卻一眼瞥過就能輕易判斷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