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蔚昀 開始讀《字母會C獨身》,是在某一天的凌晨兩三點。夜深但不人靜,我一邊等電腦的系統更新,一邊做家事。 有一個月了吧,我常在深夜煮飯、洗碗、打掃。這樣,隔天的白日會過得有餘裕。有了餘裕,家庭生活就少點衝突、糾紛、眼淚和尖叫。 當然是要犧牲睡眠的。長久以來,我一天只睡四個小時,隨著工作愈來愈忙,這四個小時慢慢變成三個、兩個、一個小時,或幾乎沒有。 完整文章
文/臥斧 有人認同當時日本政府的建設規劃,有人拆解箇中隱含的殖民算計;有人讚揚那段時期的社會秩序,有人指出本地人士在結構當中被貶為次等公民。有人認同,有人憎惡,但在那個時代,令人認同或者憎惡的種種其實同時存在,難以切割,如同光與闇,看似兩面,實則一體。 那是一個複雜的時代。 完整文章
文/朱家瑩 柯P的一日雙塔不夠看,要衝就衝東西南北台灣 4 個極點燈塔,跨年最瘋狂的玩法,「極地」追日出、夕陽到星光,一日達陣! 1 日 4 塔快閃達陣攻略 要在一天內快閃跑遍台灣四極點,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只要掌握好順序和交通時間,從曙光追到落日,再追到星空,24 小時內,四極點燈塔戳章落袋,絕非不可能! 首先,根據中央氣象局的天文預測資料,2017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你知道嗎?其實開書店和創作一樣,」蔡瑞珊說得認真,「是很個人的事。」 青鳥書店的店長蔡瑞珊,先前擔任過閱樂書店的店長,閱樂書店位於松山文創園區,青鳥位於華山文創園區,說起來好像都是獨立書店,但事實上大不相同。閱樂書店以木料為主結構,一樓,店外有個小湖;青鳥書店以水泥為主結構,二樓,在空中承受天光──不過,這兩家店最大的分別,並不在硬體及位置。 完整文章
早田文藏——一個臺灣植物史上相當重要、卻又常被忽略的名字。 他為何選擇離鄉2000公里外的臺灣,作為畢生研究的領域? 又如何建立臺灣植物學系譜,讓臺灣之名登上世界舞臺? 【第一講 自然史視野下的早田植物學】 對談人:吳永華(自然史研究者) 楊宗愈(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生物學組研究員) 時間:9月20日 19:30-20:30 地點:永樂座書店(臺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83巷21弄6號 ) 完整文章
文/商業周刊提供 史上第一次,由中國政府帶頭,結合超過百家國企、民企的搶人大戰,正式展開。 這次中國瞄準的,是一百三十萬台灣大專院校生,各類實習機會遍地開花。繼一四九六期《招聘七百四十萬台灣青年》報導,我們再次展開追蹤,深入北京現場,記錄中國如何高規格款待台生。 台灣,又該如何面對這場人才戰爭? 一場由中國政府發起,瞄準台灣二十歲青年的搶人大戰,已經開跑。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本土意識的抬頭,其實與政府前幾年過度親中的態度有關──因為那個傾向實在太明顯了,大家就被搞得很焦慮;」黃震南說,「所以大家就更想要了解臺灣、了解自己生活的所在,於是PTT八卦版上關於臺語、臺灣文化和歷史事件的問卦,就越來越多。」 完整文章
對於《鹿鼎記》的讀者來說,想必對韋小寶泡過俄國妞,又把這種困難語言講得啵兒棒這件事印象深刻吧!尤其在第四十七回《雲點旌旗秋出塞 風傳鼓角夜臨關》中,他對圖爾布青(Aleksei Larionovitch Tolbuzin)道:「你們羅剎國有一味菜『霞舒尼克』,當年像在莫斯科吃過,滋味很是不錯,現下我又想吃了!」轉頭對十名廚子道:「做霞舒尼克」!十名廚子應道:「得令!」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