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心怡 採訪李運慶之前,有點焦慮。 google了他的資料,前幾頁都是緋聞;雖然維基百科上洋洋灑灑列了一長串入行十多年的作品,橫跨電視、電影、MV、主持、廣告,但得老實說,我找不到切入點;第一次演出舞台劇《明晚,空中見》,雖然是女主角的情人,偏偏這是母女兩人為主的劇,他戲份也不多。怎麼辦? 完整文章
文/古屋兔丸;譯/黃鴻硯 我在一九八五年十二月觀賞了〈荔枝˙光俱樂部〉,那是我高二的冬天。 劇團「東京大木偶」(Tokyo Grand Guignol)由主理人飴屋法水於一九八四年創立,以暴力、血腥為題的耽美作風為人所知。成立後三年總共只發表四部劇,卻擁有絕大的影響力。就算把「當年觀劇時正值多愁善感時期」這個因素抽掉,我至今還是認為沒有其他戲比「東京大木偶」還來的衝擊。 完整文章
從希臘悲劇以降,西方戲劇以女人為核心角色的作品,在在地呈現了剛強的意志與向命運抗爭,或逆天改命等不同的主題!比如希臘悲劇家索福克里斯:《安蒂岡尼》(Antigone)與《伊烈翠》(Electra)、《翠基絲女人》(Women of Trachis)。歐里庇德斯(Euripides )的(Medea)。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易卜生的《玩偶之家》,均是最好的例子! 完整文章
文/故事工廠 二十三歲的小薰為了籌措母親照護費用,自願到表哥強哥的「公關公司」工作,出賣身體,還進到監獄當會客妹,和十九歲的受刑人2923聊天。一個受刑人、一個會客妹,看似走到人生死胡同、對世界失望的兩人,一碰面竟產生奇妙的變化。原來,2923有聽見心聲的神秘力量,帶著小薰進入兔子洞的幻覺中,讓她看見雙親墜海背後的殘酷事實。2923也同時被迫第一次吐露自己犯案的黑暗童年。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想像一下每天的日常:出門、搭捷運、進公司、打電腦,用餐之後再打電腦,然後搭捷運回家。原本也該如此的今日,突然從捷運站走到公司的路上,撞見一隻母雞。你停下來開始思考,雞是從哪裡來?又要到哪裡去?現在我該做些什麼? 這就是生活戲劇化的瞬間:發生一件不在預期內的事件,中斷原本的模式,進而觸發人們的想像。而這也是劇場導演楊景翔與陳仕瑛希望能在華文朗讀節中創造的體驗。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故事工廠將在2018年9月把小說家駱以軍的散文作品《小兒子》改編劇搬上舞台,舞台劇故事主軸鎖定在年老失智的知名作家羅以俊與被這道光環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小兒子」羅仲寧之間的互動。在不同演出場次中,飾演羅仲寧的演員分別由吳定謙和藍鈞天擔任,其中的吳定謙直呼:「編劇太壞心了!」 談老爸 既吐槽又肯定 完整文章
「不,有時爸鼻你錯了,不是強大才能柔慈,那是錯誤的描述和想像,也許神贈禮給他的生命,不是成為一個強者,而是一個無比自由者。」— 駱以軍《小兒子》 夢田文創 2010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舞台還是漆黑一片,耳邊傳來異國情調的薩滿鼓聲與樂音,節奏性感飽滿神秘,隨著燈亮,眼睛緩緩被引導注視著舞台上亨利.盧梭畫作的叢林裡,在視覺與聽覺結合下,內心原始能量與萬物合一;我們被大自然溫暖地環抱著,沒有條件、沒有對立;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與自然切割、與真實的自己分道揚鑣,只是因為我們以為過度吹捧的理性與文明可以成為一切後盾,甚至應該駕馭一切。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電影導演周美玲橫跨六個亞洲城市的「六城彩虹計畫」當中,預計完成六部電視電影,最先推出的作品是《偽婚男女》,由夢田文創與三映電影製作;IP延伸改編而成的舞台劇則由夢田文創與故事工廠共製。故事工廠導演黃致凱為何會想把《偽婚男女》搬上舞台?影視版已經播映過了,舞台劇的呈現會有什麼新意與挑戰?拉拉電影導演與直男舞台劇導演,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以下是兩位導演的精彩對話節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