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8月,有一座城市發生了劇烈災變,使城市西側的數個行政區被河水淹沒,後來幾經重建,才在水上架起無數空橋,成為了一座部分位於水上,部分位於陸地的獨特都市。但在那之後,被統稱為「天災」的能量釋放異象便不時發生,隨時有可能為人們帶來各式各樣的危險。其中一起發生於數十年後的天災,甚至還在瞬間夷平當時最為繁華的空橋特區,造成數以萬計的死傷。 那個特區名喚信義,至於城市之名,則是台北。 完整文章
故事的主角面對衝突、做出對應行動解決衝突,就會開始發展出情節──很多教人寫小說的書都會提到這個概念。而主角要解決衝突,大概有兩種方向,一是從自己原有的知識技能裡找出對策,一是學習或體悟新的知識技能;當然你可能認為「逃走雖然可恥但是有用」,但這個選項其實也是衝突的解決方式之一,選了這個之後還是要靠原有技能或新學知識繼續──啊不然是要逃去哪裡? 完整文章
有些作者每回出版新作,都能讀出更強烈的企圖及不同技巧的明顯進步。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創作都會試試跨出自己熟悉的領域,可能是結合更多自己有興趣的題材,可能是前往不同的類型探險。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都會想想,能否藉由不同表現形式,讓自己的故事接觸到更多不同的讀者。例如這一位。 完整文章
文字、照片/栞 創社十周年的獨步文化在2016年10月邀請日本推理作家初野晴來台與書迷見面,並在台中、高雄、台北各舉辦了一場不同主題的講座。 台中場講座以「創作」為主題,由推理評論家余小芳主持,初野晴提到創作之前,他接觸大量的書籍、電影,因為想要寫自己想要看到的東西,因此開始投入創作。剛出道的時候初野晴仍擔任業務工作,壓力相當大,兼職創作對他來說也是紓壓方式。 完整文章
文/獨步編輯部Bubu 2001年,兩架飛機撞上了世貿大樓,揭開了恐怖攻擊的序幕,也掀開人們對二十一世紀美好想像底下的殘忍真相,原來未來不是永遠那麼光明美好,當現實已然千瘡百孔,翻開幻想的世界成為日常小小的幸福。但慶幸的是,在這個不安穩的年代,我們還有初野晴妙筆勾勒出的異想空間,在透過現實成長的同時,還能繼續擁有溫柔對待這個世界的力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