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野武:才不想被稱呼老人家,叫我臭老頭還好一點

文/北野武;譯/李漢庭 曾經有人問我為什麼要欺負老人家?我當然沒有欺負老人家,只是以前搞漫才老把臭老頭跟臭老太婆掛在嘴邊,人家以為我在欺負人。 我這麼回答他。 「因為民眾太常講: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造成的結果適得其反。」 以前的人不會特地說要善待老人家,但是大家都明白怎麼跟老人家相處,大家也都做得到,…

【布克新聞】S3EP04:街頭生存指「難」:《無家者》與《街頭生存指南》

一個人,為什麼會變得無家可歸? 每一個在街頭求生的人,都有故事。 我們用很多種名字來稱呼他們, 流浪漢、遊民、街友、無家者⋯⋯ 對待他們的態度也不盡相同, 偶爾閃避、偶爾憐憫、偶爾揣度, 但我們真的了解過他們嗎? 本集節目由士博與B編帶領聽眾一起闖蕩街頭, 並介紹兩本好書給大家。 《無家者》記錄了台…

要求無家者說出自己的生命故事,真的對他們有什麼幫助嗎?

文/徐敏雄、謝宜潔、陳亮君、古明韻、陳秋欣 為了幫助人們活出具有意義的人生,Frankl 提出了下列三種策略: 1、投入藝術創造的活動來證明自己擁有「創造性的價值」(creative values);2、透過承受苦難來展現自己的「態度性的價值」(attitudinal values);以及3、藉由自…

社工:討厭在臉書上寫溫馨感人的遊民小故事

文/李佳庭 一群遊民工作者在晚餐時聊天。一位社工超激動的說:「我超討厭在臉書上寫溫馨感人的小故事。我看到小故事,我就自動跳過。」 為什麼不喜歡寫感人小故事呢?因為那些個案故事是真的,但又不完全是真的。就像美肌模式開到最大,大到看不到鼻子與毛細孔的夢幻網美自拍。網美是真的,個案做的事也是真的,但套上濾…

訓練無家者講故事、帶導覽,很多時候就是靜靜聽著

文/李佳庭 外界常常會以為訓練遊民講故事、帶導覽很簡單,不就是讓遊民開口隨便講講自己的事情。明明零成本,還不用做功課;但其實要講自己的故事,非常非常困難啊。 因為那是一個很痛的傷口,裡面有挫折、有羞辱、有後悔、有慚愧。不管遊民以前的人生曾經有多精采,後面都是失敗、流浪街頭的結尾,頂多加入「我現在可以…

日曬雨淋下僅有微薄收入,想到的不會是「我要存錢」

文/李佳庭 在流浪體驗營[1]的心得發表會上,體驗營學員們的夜宿經歷,讓我想了很久。 街友導師香菜,晚上帶著學員們體驗露宿街頭。 香菜老師怕兩個女學員睡覺被夜襲、偷摸,於是和組員們沒有選擇進入艋舺公園,反而是睡在附近的走廊下。 但一到晚上時,社區的巡守隊卻出來趕他們,請他們去睡艋舺公園,不要睡在走廊…

【一週E書】覺得自己或某些人與世界格格不入的時候⋯⋯

文/犁客 無論哪個城市,都會看到這樣的人,他們從前被叫做「流浪漢」,後來被稱為「遊民」或「街友」,有的行動坐臥似乎不大方便很可憐,有的眼神姿態相當坦然顯得很自在,有的身上的味道很嚇人,有的只是看起來好像會很嚇人實際上很普通。 有些人認為,會變成遊民的原因是遊手好閒不事生產、或者心智或肢體有些障礙,變…

「我想朝大家未能想到的地方去寫。」──專訪林立青

文/犁客 「很多人問我:接下來要寫什麼?」林立青說,「但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寫什麼。」 2017年出版《做工的人》之後,林立青從一個在臉書上寫文章描述工人日常實況的工地監工,變成暢銷作家,有些狀況沒變,但他看開了;有些狀況變了,而他認為自己眼界開了。 「例如網路上還是常有人覺得我的論點偏…

【本週最熱門】身而為人:陪伴始終是避不了的課題,拿捏界線則是一生的學問

文/黃培陞 對於陪伴一詞,讀者心中是否都有屬於自己的詮釋?是讓他人感受到身旁有人的安穩?毫無條件地接收對方的情緒?還是……?〈陪伴,是一種承接住對方狀態的過程,但也須為彼此設下界線〉告訴我們:在陪伴的關係中,需要一條隱而未見的界限,替雙方隔絕可能相互侵犯甚至傷害,而你在陪伴當…

「我這種人,就怕人家對我好!」

文/李玟萱 跟強哥講話的時間一長,就不經意看到他需要深呼吸,八成是剛當街友時,因為愛管閒事帶來的後遺症。 那是民國九十七年,街友晚上還能睡進台北火車站地下停車場的好日子。有位六十餘歲的精神障礙女街友,一頭長髮糾結得比掃把還硬,不知道有多久沒好好梳洗。三名喝醉酒的街友想把髒兮兮的她趕出停車場,俠義心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