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瑰恩宇宙】無盡的烏托邦追尋:重讀勒瑰恩

文/黃涵榆(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 在眾多「後─」的宣告(後現代、後政治、後自然、後真相、後民主⋯⋯)之中,在人們普遍不再相信結構性的政治與社會改造,在一片政治憂鬱、冷感或「芒果乾」的氛圍之中,我們還有必要、還可能談論或想像烏托邦嗎? 更根本的問題是:我們真的理解何謂「烏托邦」,或者我們是否思…

【讀者舉手】因為找不到自己的分身,所以每個人都是孤獨的。

文/grace.shou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有一天突然妳發現妳的存在是一場錯誤,怎能不讓人心傷? 如果從小和妳相依為命的母親竟是個與妳亳無血緣關係的人,如何釋懷? 充滿矛盾情緒的妳鼓起勇氣尋找原生母親,希望她能夠愛妳這個卑微的分身,卻發現妳的期待過度膨脹而覺得遭到背叛,有種不如死去的怨…

【楊勝博上街讀小說】有時候,人類也不免像複製人那樣活著:三個《銀翼殺手》(下)

在上篇裡,我們從電影中消失的動物和沒有被提及的摩瑟教出發,分析菲利普.狄克原作小說裡,這些事物本身的存在意義。在下篇裡,讓我們來看看雷利・史考特《銀翼殺手》和丹尼・維勒納夫執導的續集《銀翼殺手2049》裡,那些延續與延伸的電影主題,那些關於存在、選擇、記憶與真實和自我實踐的故事。 離開,是擺脫困境的…

親眼目睹自身靈魂的敗壞,無以挽回的心傷要如何救贖?──《別讓我走》

文/郝譽翔 如果,先拋開作者的特殊背景,而光看《別讓我走》的話,這無疑是一本相當好看的小說。它描寫一群複製人,生長在海爾森學校之中,當他們漸漸長大之後,才發覺周圍的世界原來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騙局,而他們的未來沒有任何的可能,注定要成為一個器官的捐贈者,默默步上死亡一途⋯⋯石黑一雄透過不疾不徐的筆法,縝…

從可以控制情緒的人造器官開始──關於《銀翼殺手》

文/臥斧 多年前初讀《銀翼殺手》原文小說時,對其中的一部設備充滿好奇。 這本後來被改編成科幻電影《銀翼殺手》的小說,原文書名《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這書名看來雖然奇妙,但「android」和「electric sheep」兩者都不難想像──前者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