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前,日本官方已經將洗手間體驗當作一件觀光大事

文/蔣豐 在食不果腹的年代,民以食為天,人們注重的是「進口」;在豐衣足食的年代,人們開始追求生活品質,愈來愈注重「出口」。而當「出口」場所成為文明象徵時,每一個旅遊勝地對它的重視度也大幅提高。目前在日本,對洗手間的環境整建大有「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勢頭。 提到日本的洗手間,去過日本旅遊和出差的人肯…

如果要選一個世上最像臺灣的地方,這個答案非沖繩莫屬

文/朱宥任 「琉球(沖繩)」。桃園機場登機門前是這麼寫的。 沖繩,一個位於日本西南,臺灣東北交界之地。「沖繩縣」由沖繩本島與許多離島組成。離島彼此間的距離不一,有的像伊江島,自本島乘快艇半小時便能抵達。有的則像是與那國島,比起沖繩本島,距離臺灣還更近,甚至在視線清晰的時候,就能夠眺望臺灣東部。二○一…

從安倍首相上任開始,日本街頭的外國觀光客大增

文/野島剛 日本觀光近年突飛猛進,旅客不只去東京,更往其他的地方城市分散。那台灣呢?除了台北之外,要如何讓不一樣的台灣也被看見? 即便是不喜歡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人,也必須承認他的確做出了一些成績,其中最引人關注的,就是成功吸引外國觀光客來日本。當然,不能說都是安倍一個人的功勞,但將來日本人回想起日本…

漸漸地,花蓮切割成「朋友的花蓮」和「旅遊的花蓮」

文/米果 關於花蓮的旅遊記憶是非常片段的,最早似乎是跟著家人一起,不曉得誰開著工廠載布匹的老福斯麵包車,那次究竟去了什麼地方,完全沒印象,畢竟是小學之前,只記得手掌被滑動的車門夾到,哭到大人都來安慰,很丟臉。可是仔細想想,那次到底是去花蓮還是台東,反正對小孩來說,出門旅行多數都在吃東西跟睡覺而已,當…

叢林旅行社專推災難觀光,她帶薪休假,偽裝成遊客跟團

文/尹高恩;譯/簡郁璇 就像排除日常生活的危險要素、刨去馬鈴薯表皮的嫩芽、取出卡在皮肉間的子彈般,人們想要抽去災難,盡可能離自己越遠越好。不過,也有人特意去尋找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危險元素。他們帶上緊急求生工具、自家發電機與緊急帳篷之類的東西,四處搜尋能稱得上是災難的玩意兒。也就是說,有人會去尋覓流入…

觀光景點的食物特別貴?德國旅遊將打破這個潛規則

文/葉克飛 旅行時「盡量不在景點內吃飯」是一大準則。別說挨宰問題了,即使是有規範的風景區,樣樣明碼實價,價格也會比風景區外高出一大截。你也千萬別針對這個問題當場發牢騷,因為風景區內的餐飲業基本沒有什麼服務意識可言,總是一副你愛吃不吃、不吃就走人的態度。 但是在德國乃至整個歐洲,你就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

「寫作和旅行,都是我拉開距離的方式。」專訪《這裡的電亮那裡的光》作者田品回

文/愛麗絲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符號與意義對上的時刻,」憶及寫作的起點,田品回想自己還不識字時,隨手在紙上畫了兩個正方形,阿公一看,驚訝地告訴她那正是「回」字。童年初識文字承載意義,田品回一直都斷斷續續書寫著,只是在出版詩集《這裡的電亮那裡的光》前,她不曾如此認真看待自己的寫作。 「我當時讀商管學院…

沖繩人喜愛去大眾食堂吃飯,飽食之後席地而睡

文/鞭神老師 某次我在恩納村聽到台灣觀光客大聲說到:「來沖繩就是要吃海鮮啊,吃什麼肉!」其實大錯特錯,除了石垣牛外,沖繩的豬肉料理也是五花八門,沖繩人愛吃豬有句俗語說:「豬除了叫聲之外我們都吃」,尤其是品牌豬「阿古豬」,是除了西班牙伊比利豬外我吃過最美味的豬肉。 阿古豬在十四世紀時由中國引進沖繩的栗…

旅行成癮者:旅遊書的價值,其實在於「預言」

文/保羅.索魯;譯/余佑蘭 過去,我常常對那些在書店面對汗牛充棟的旅遊書而不知所措地問「為何會有這些書?」的人表示同情。直到最近我才感覺到,這是個耐人尋味的問題。旅遊書對我而言似乎總有點不登大雅之堂。為何介紹這個國家?理由何在?重點是什麼?這類旅遊通常乏善可陳,它不過是作者尋找寫作題材的藉口罷了──…

「讀懂空氣」,是日本人的首要生存守則

文/歐陽靖 日文中的「裏(うら)」這個字,有「事物內側」的意思,也指「無法輕易接觸到的部分」;例如「裏Menu(うらメニュー)」指的就是餐廳沒有寫在菜單上的私房料理、「裏設定」指的是沒有在電影或漫畫作品中公開的作者隱藏設定元素。而「路地」指的是巷子,「裏路地(うらろじ)」的意思則是「後巷」。 這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