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1899/08/24-1986/06/14 許多小說家想要出長篇作品──就算不是系列作,好歹來個三部曲五部曲;就算沒有三部曲五部曲,好歹也要寫出一本厚實的磚頭書,才顯得自己真有份量。 當然,很多編輯和出版社也偏好長篇作品,除了編輯、製作和銷售的成本考量之外,大多出版者都認為讀者比較喜歡長篇作品,以市場反應而言,似乎也是如此。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許多研究報告都曾經告訴過我們,閱讀可以改善寫作能力,因此專家會鼓勵我們多閱讀。但閱讀並不表示只要是文字就照單全收,除了閱讀的內容要慎選,更要學會「細讀」,才有可能帶來莫大成效。 作家蘇珊.雷諾茲(Susan Reynolds)曾經著作《活化你的寫作腦:如何運用已證實的神經科學成為更有創作力、更多產且更成功的作家》(Fire Up Your Writing Brain: 完整文章
詩/顏艾琳 我知道不會沒沒無名。 當其他人複頌我的緋聞 跟討論我的作品, 一樣頻繁、扭曲之外, 歷史早因更大的誤解, 將我寫入風流的辭典。 每出版一本書, 便完成另一座墓碑。 嫉妒我的文人, 將我魔鬼化, 而讀者卻視我為偶像。 我年紀輕輕, 已是活著的 神 ◎本文摘自《顏艾琳30年自選詩集》,立即前往試讀 《顏艾琳30年自選詩集》 from Readmoo電子書 Photo 完整文章
文/莎莉顏 嘿,你回來啦? 我看到了, 因為心 燒了起來 熊熊的, 差點就要燒上眉心。 很不巧 我在上班途中 不能招待你。 你要不要去 非洲大草原旅行? 回來之前 捎張明信片。 你有禮貌一點 世界會和平一些。 喔,忘了寫標題: 「致孤單」。 《詩人也是平凡人》 from Readmoo電子書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Peter Heilmann完整文章
是純粹的詩歌,是生命的詩歌,而不是寫出來的充滿裝飾的盛宴或家宴,而是語言的流星雨,燦爛得你目瞪口呆,感情的深度打中你,讓你的心疼痛。 余秀華是一位腦性麻痺的農婦,寫字對她來說無異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想。她卻用最大力氣讓左手壓住右腕,把每一個字扭扭曲曲地寫出來。選擇字數最少的詩歌,向讀者傳達她與命運抗爭的心路歷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