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他沉默了好一段時間。 他沉默了一段時間。 安靜了一段時間。 既黑暗又冰冷。 時間暫停了一陣。 輪到我了。 這一段斷裂又風格特異的文字,不是哪個詩人或小說家寫的,而是 Google 的人工智慧(下稱 AI)寫的。而 Google AI 會寫下這樣的文字,是讀羅曼史小說讀過頭的結果──總共 2865 本! Google 為了改善 AI 完整文章
本文摘自《哲學哲學雞蛋糕》書中〈我有可能唸錯字嗎?〉章節經作者及出版社同意轉載 大毛:蜥蜴喜歡吃蛋餅,我來餵! 生物老師:你弄錯了,蜥蜴不吃那個啦! 大毛:蛤蠣。 國文老師:你弄錯了,要唸「隔離」,不是「葛力」。 聽起來生物老師和國文老師都用一貫「告知真理」的口氣在指正同學。但是,他們的這兩個忠告,有著哲學解釋上的差異。 完整文章
文/莊瑞琳(本書作者) 當代的字得到許多不同語言的聲音,卻沒有太多顏色,因為我們急於說出,卻沒有用沉默等待想像。當代的字在現代的速度中散落一地,撿起時串在嘴裡、落在螢幕、劃在紙張上的,是一次次散佚。於是,在當代執意尋字的人,注定要永恆處在散落與失落當中。這種失落的線,我們因為它的漫長叫歷史。 完整文章
《大尾鱸鰻》上映後,立委高潞‧以用等人指出該片有歧視原住民的嫌疑,電影導演邱瓈寬稍後在臉書發文澄清,言下之意認為這是對方誤解了影片設計的用意造成的誤會。我認為這個討論確實涉及誤會,不過這個誤會是邱瓈寬誤會了歧視言論的概念內容。 完整文章
攝影、文/作家生活誌原文刊載於作家生活誌,獲授權轉載 孩子的出生,讓大學就讀法文系的蘇善,開啟了老師踏上兒童文學領域的契機:「想讓自己的孩子讀些不一樣的故事。」用認真的眼神伴隨這句話的脫口,可見蘇善對於投入兒童文學的世界的堅定。 完整文章
《人類大歷史》的作者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是希伯來大學(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史學教授,在這本書裡,他試圖回答巨大的歷史問題:「是什麼讓人跟其他動物不一樣?人為什麼得以統治世界?」他的答案是:因為人相信不存在的東西,因而能夠組成龐大社會,並建立其他動物難以蹴及的力量。 為什麼尼安德塔人輸了?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去尋找目標,找出驅使你寫作的動力。將之如此衡量:它是否從扎於你心中最深處的根裡生長出來?你是否能夠自認,若被禁止寫作你寧可一死?最重要的是,在你夜裡最寧靜的時刻,這麼問自己:我非寫不可嗎?深入挖掘自我,找出真正的答案。如果它喚起你心中的同感,如果你能夠自信地面對這道提問,簡單回以『我非寫不可』,那就把你的人生建築在它之上吧。──里爾克(Rainer Maria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