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馬克.湯普森 譯/王審言 無論落在政治光譜的哪一點,都有越來越多的人發現:我們的政治以及政治議題的辯論與決策方式,已經走上歧路。從美國、英國到其他西方國家,無一倖免。批評民主粗糙喧鬧,已經是老生常談了——從柏拉圖(Plato)到湯瑪士.霍布斯(Thomas Hobbes)都一再論及。現在卻有充足的證據,證明憂慮並非空穴來風。 完整文章
文/馬克.湯普森;譯/王審言 當「觀眾」(audience)這個字的意義,不再僅是觀眾,至今在英文中還找不到百分之百滿意的對應字眼,公眾這個詞又該怎麼辦呢? 媒體高層在冷冰冰的字眼中擺盪:使用者、消費者、顧客;政治人物嘴裡則是冒出個別投票者或是整體選民。這些詞展現一種工具性:我們是根據我們想從受眾身上抽離出什麼,才來界定他們的意義。如果你不想引發一夥人戴上法式三角帽(tricorn 完整文章
文/林雯玲 挪威從十六世紀中到 1814 年,受到丹麥的統治,約有四百年的時間與丹麥共組「丹麥挪威王國」,丹麥語逐漸成為雙方的書面語言,以及官方和正式場合的口說語言,此種書寫語言在丹麥被稱為丹麥語,在挪威被稱為挪威語。 到了聯合王國後期,從丹麥語官方語言逐漸發展為丹麥挪威語(英文為 完整文章
文/蔡慶樺 《歌德對話錄》一書,有一個段落談柏林人,非常有趣。 一八二三年十二月四日,歌德的好朋友作曲家策爾特爾(Carl Friedrich Zelter)從柏林來威瑪拜會,兩人聊了音樂以及文學,在場的還有歌德的媳婦,以及祕書艾克爾曼(Johann Peter Eckermann),他也是對話錄的作者。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近年來,企鵝蘭登書屋(Penguin Random House)積極投入有聲書業務,日前更改版內部數據庫、推出全球線上平台 Ahab,包括有聲書朗讀、電玩遊戲、廣告、影視動畫、紀錄片旁白、Podcast 等多元配音、朗讀需求都能一條龍完成選角,找到最適合的聲音。目前與 Ahab 提供類似服務的僅有 Amazon 有聲書出版平台 Audible Creation 完整文章
文/ 蔡慶樺 二◯一八年二月,一位八十歲的德國老太太克雷默(Marlies Krämer)狀告她的銀行,告到了卡爾斯魯爾的聯邦最高法院(BGH)。原因是:銀行堅持以男性稱謂稱呼她。她說:「作為一位女性,在語言及文字中被承認,這是我的合憲權利。」 這個案子非常值得一探,因為涉及德文這門語言與性別及政治之間的複雜關係。 語言學者普許(Luise F. 完整文章
文/戶田一康 世上有愛看推理小說的人,也有不愛看推理小說的人。 就像有人喜歡吃番茄,有人不喜歡吃番茄一般。 喜歡就不需要理由,但對於不喜歡吃的人而言,理由卻很多。皮有點硬、有腥味、味道酸、口感不佳等等(人總是比較能夠分析負面的感情或感覺)。 推理小說也是一樣。 有人看到作者花了很多頁數只為說明殺人現場的狀況就感到頭痛(直接跳過所謂的「密室平面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