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口拓朗;譯/劉格安 「盡可能寫得具體一點」。光是這樣就能提高寫作力,因為「語言」本身就是「抽象」的,也就是「曖昧不明」的。 愛、友情、青春、療癒、哲學、溫柔、憎恨、有機的、應用、人生、夢、智慧、欲望、同情、喜悅、健康、信念、信賴、確信、認真、努力、謊言、教育、使命、原諒、羞恥、希望、成長、接受、墮落、喜悅、期待、壓力、幸福…… 完整文章
文╱廖雲章 二○○七年冬天,我開始學越南語,隔年前往西貢念書時,程度仍停留在一到十還唸得不太標準、複合子音還沒完全學完的階段,越來越發現自己其實沒有語言天分。可是我從不缺課,連遲到十分鐘都會膽顫心驚,並不是因為多麼熱愛學習語言,因為這堂課上,總能聽到許多越南文化的弦外之音,這些傳說流言是我每個週末早起上課的原動力。有故事,語言才有吸引力。 越南文難不難? 完整文章
文/吳佳鴻;人物攝影/Wu René 吳翛 「對家的告別嗎?」張郅忻雙手托腮,睜著易受驚的、鹿的眼睛,有些困惑遲疑的重複著我剛才的問句。面對坐在前方這位剛剛出版第三本著作的作家,原先預想的印象與框架:「新移民議題書寫者」、「女性散文家」、「年輕母親」……似乎都頗不貼切。眼前的她,單就只是帶著一本敘述阿公、阿婆故事而來的小孫女。 完整文章
任何關於教育的爭議,不論是文言文、多元性別、本土意識,還是建構式數學,在正反多方論戰之餘,總有人提出「得要回到教育的目的來看,才知道什麼內容恰當」。我完全同意這個主張:教育政策是為了達到特定好目的的工具,要知道教育應該怎麼做,得要知道辦教育的目的是什麼。 上述教育爭議,是出現在國小至高中。這個階段在過去分成兩個部分: 國民基本教育 其他(中等教育、為了上大學準備的銜接教育) 完整文章
文/賀桂芬、劉光瑩、程晏鈴 「七、八間學校忽然申請要成立研究中心,」暨南大學東南亞學系主任李美賢接受《天下》採訪時坦言,許多學校為了教育部的補助經費,提出東南亞相關申請案,「這些短期計劃為了資源,不為別的,應該針對長期人才培育,提出計劃。」 政治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執行長楊昊批評,資源太過分散,各部會提出因應新南向措施,卻像堆積木,「最後堆出來的東西,也不知道長什麼樣子。」 完整文章
文/陳怡宏(台灣歷史博物館助理研究員)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游擊文化最近出版了陳舜臣於1974年所寫的自傳性小說《青雲之軸》,這本書是作者透過主人翁陳俊仁(即陳舜臣的化身,作者在此也開了小小的玩笑,陳俊仁ちん しゅんじん/にん與陳舜臣ちん しゅんしん的日文發音相當接近)來描述自己的戰前青春歲月及身分認同問題。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他沉默了好一段時間。 他沉默了一段時間。 安靜了一段時間。 既黑暗又冰冷。 時間暫停了一陣。 輪到我了。 這一段斷裂又風格特異的文字,不是哪個詩人或小說家寫的,而是 Google 的人工智慧(下稱 AI)寫的。而 Google AI 會寫下這樣的文字,是讀羅曼史小說讀過頭的結果──總共 2865 本! Google 為了改善 AI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