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亞歷山大.喬連安、克里斯多福.安得烈、馬修.李卡德 克里斯多福:怎麼配合自己的渴望過日子?我們可以說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嗎?就好像對別人發出要求,而不是對自己?那些公開宣揚某些價值的人,在私底下或行為中,仍然是依循自己所宣稱的嗎? 一致性的問題向來觸動我,也常和亞歷山大提到這個問題。每回我們發現言行不一致的人,總會覺得很侷促不安。 高度忠於自己的人 完整文章
文/威廉.馬奇 兩輛巴士在路邊停下,有些孩子已經開始上車。布里德勒太太四下張望,呼喚蘿達。蘿達跑過來後,布里德勒太太問她:「戴葛爾家的小男孩在哪兒?那個得書法獎的小孩在哪兒?他到了沒?我還沒見過他。」 「他在那邊。」蘿達說。「就站在大門旁邊。」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米勒 我認為忽視童年現實的後果當中,最明顯能引起注意的領域就是入獄服刑。 如今的監獄雖已不似十九世紀的陰森舊牢房,但是有一點卻沒多大改變,即下面這個很少被人提出的問題:人為何會犯罪,以及此人該怎麼做才不會一而再地落入同樣的困境當中? 我曾在《人生之路》當中提到過一則加拿大的類似計畫(AM 完整文章
文/王意中 孩子愛發問,這是爸媽常有的經驗。然而,孩子無所不問,爸媽卻很難無所不答。特別是當他們拋出敏感而難以啟齒的問題,像是我們要求他,但是我們自己卻做不到的事,當場總讓為人父母者尷尬了。 「爸爸,你會不會說謊?」明珠問爸爸。 「開什麼玩笑,做爸爸的就是要維持好榜樣,怎麼可能會說謊?」爸爸吞了吞口水,眼神飄向媽媽。 「媽媽,你會不會說謊?」明珠又問媽媽。 完整文章
文/羅毓嘉 三月的流蘇雪 春天才來,流蘇轟然鋪滿了整座城市。人說,流蘇是三月的雪,先是雀鳥歌唱,枯木生嫩芽,驚蟄後總以為空氣初暖,卻不想雪怎麼又來了。那年,我穿過政大山上那片片落落的流蘇枝枒間,下山去會他,還沒到恆光橋頭,先看遍了雪白與豐華。當我想起政大後山的流蘇,也不知思念的是花還是他。 流蘇是我們一整座山的花白,一整座城的凋零。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