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萊諾拉.朱;譯/陳玫妏 「如果我不午睡,警察會把我帶走嗎?」某個週六雷尼下樓準備午睡時,他這樣問羅布。 「為什麼不午睡,警察就會來呢?」羅布一邊問,一邊幫他拉高棉被。但是雷尼沒有回答。 另一個慵懶的週末午後,羅布和我看到雷尼以小嬰兒的姿勢蜷縮在客廳地板上。「嬰兒雷尼」緊緊閉上眼睛,彷彿想藉此躲避某種鬼魅;幾秒後,他睜開眼睛窺探四周。他重複做了好幾次,最後我才明白:他在逃避偵測。 完整文章
文/陳雪 車沿著橋爬坡上行,水泥舊橋,每隔幾年新漆,路面都已斑駁,挖挖補補,可見其使用頻率與耗損。跨越雙和城與台北城的這座橋,建成於一九七三年,初期需繳過橋費三十元。橋下水岸以假日早晨的二手市場聞名,千百個帳棚搭起的市集,從舊物、古董、家具、電器到各類大小物品,吃喝用度,儼然一個百貨具足的「二手物」世界。 陳紹剛騎著他的二手 SUZUKI 完整文章
文/羅毓嘉 〈和平〉 如果警察在此處徹夜鎮守 就不會有人輕易地把國家偷走了 是這樣嗎 你說過的話比深冬的雪花還輕 可是盆地何來的雪呢 我該怎麼談起 如果把碎玻璃鋪設在廣場的中央 就沒有孩童乘著馬車而來 挑戰每個大人的不快樂了吧 是這樣嗎 當拒馬遮蔽了黎明的陽光 是晨曦遠離我們還是我們拉下了天空 無所謂的,如果能攔下每一年的雨水 河流仍是河流 而電廠依然是電廠 是這樣嗎 完整文章
文/提摩希.史奈德;譯/劉維人 如果你因為職務所需而必須攜帶武器武裝自己,願上帝佑你、守護你的生命。請你務必記得,過去許多邪惡的暴行,都起於軍警人員發現他們開始執行不尋常的任務。如果某天你必須面對相同的情況,請隨時準備好說「不」。 完整文章
文/陶曉嫚 宋良韻拎著一袋手搖杯,邊拭汗邊在虛掩的鐵門口踢掉水鑽涼鞋,搬家工人正把一箱又一箱的家私堆進這層分租公寓的空雅房中,新室友──林瑋書正俐落地指揮工人該將一二三四號書架配置到何處,宋良韻呼了口氣,虧林瑋書大學畢業後職場爆肝八年餘,逐水草而居搬了十次家,竟還有力氣捎上這許多不是錢的紙張。 完整文章
文/飲馬人 孫子拿剪刀刺殺阿公的事,很快就在這個小地方傳了開,甚至驚動記者和警察找上門,然後透過巷口的監視器,錄下李淳一在行兇後跑向馬路的畫面。他們跟著畫面找,最後在統聯客運站找到李淳一的書包,問了售票人員,只說這個國中生買了一張去台北的單程票。 後來警方在李淳一的書包找到了一張紙條,上面有一組手機號碼,打過去時是一個男子的聲音。 「喂,你是這支手機號碼的用戶嗎?」警方問。 完整文章
文/陳浩基 1 駱督察一直很討厭醫院的氣味。 就是那股飄散在空氣中、嗆鼻的消毒藥水的氣味。駱督察不是在醫院有什麼不快的回憶,只是,這空氣往往令他聯想到氣味相似的停屍間。就算當了二十七年警察,見過無數屍體,他依然無法習慣這種氣味──試問除了對屍體有特殊癖好的變態外,誰會在面對死人時感到愉快?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