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臉譜編輯部 只要把自己放進別人的住處,我就會不自主的心癢癢,而且一旦沾到別人財產據為己有的時候,這種興奮也會冒出來。我知道這樣非常不道德,有些日子也會心生悔意,不過這事沒得解決。我名叫柏尼‧羅登拔,我是小偷,我愛偷東西。愛就是愛。──《衣櫃裡的賊》 完整文章
文/唐諾 (節錄自《別無選擇的賊》導讀) 如果說「往相反方向想」屬於相當程度的人性必然,那也必然會體現於犯罪推理的廣漠宇宙之中。也就是說,寫破案偵探的人既然那麼多,那就一定有人倒行逆施寫犯案做奸的賊。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他在紐約當警察,不特別髒,但也不算乾淨。他和一個妓女有肉體關係,沒付過錢,妓女也沒向他要過,因為妓女知道他的職業某些時候可以幫她,他也的確會這麼做。他不會主動索賄,也不會拒絕平白送到眼前的鈔票,就像他仍是菜鳥時的搭檔告訴他的:你張開手心、有張鈔票飄進你手裡,那你就該把手閤起來、握緊鈔票、感謝上帝。 完整文章
文/李佳庭(社工) 我的工作是服務遊民的社工。剛做社工的第一年,我沒辦法喜歡警察。 常常聽到遊民明明待在所有人都可以停留的公共空間,卻被警察非法驅離。而且驅離後,有些警察一不做、二不休,知道遊民無處可去還會回來,便開著警車把他們丟包到別的警察轄區、載去遊民熱門集散地,並戲稱他們是「放生」。 完整文章
(This Is America)的MV堪稱神曲,一推出就在網路上爆紅,沒幾天觀看次數突破千萬,迄今已超過六億次: 這首歌和MV探討槍枝暴力問題、居高不下的大規模槍擊事件發生率以及非裔美國人長期以來遭受的種族歧視,有很多很有意思的隱喻,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輕易在網上找到詳細說明的中文文章。 完整文章
文/一線三 在考上警察後,需要經過受訓,才能成為合格的警務人員。 受訓的過程是透過集中管理,從共同生活中學習警察專業與各種體技、執勤技巧等,警專是兩年,四等行政警察特考為期一年,這段時間內必須與同學一起關在營區內,只有周末放假時可以離開,就跟當兵一樣,但實質上卻大不相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