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大澤在昌;譯/邱振瑞 小說是傳達訊息的手段,所以內文非具邏輯性不可──這是最基本的工夫,但可不止如此,小說的文章也是一種法寶,能夠刺激讀者的情緒,臨近高潮時讓讀者捏把冷汗、心跳加速或感動不已,這就是它的厲害之處。儘管如此,我想各位都能夠理解「情緒化的文章」跟「刺激讀者情緒的文章」是不同的。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把一群人放進一個獨立空間」是個設計故事時常用的基本設定。這設定之所以「基本」,在於它很好想像、所有讀者也都很熟悉──你搭公車和捷運的十來分鐘、逛大賣場補充零食和啤酒的半個鐘頭、進戲院看電影的兩個小時,感覺上都接近這樣的設定,或者有個更直接、時間持續更長的例子,就是你在學校裡讀書的那幾年。 完整文章
文/箕輪厚介;譯/葉廷昭 通常我會跟合作的作者養成一種類似摯友、戰友、損友的關係。不過請別誤會,真正該重視的不是作者,而是讀者。重要的是結果,不是過程。出版界普遍認為,編輯應該討好作者,最好像跟班一樣。我倒是有不一樣的看法,我想跟作者保持對等的關係。 有的編輯在作者的簽書會或座談會上,只會像跟屁蟲一樣鞠躬哈腰,當這種機械化的跟班一點意義也沒有。這不是為作者好,純粹是自我滿足罷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一次,一個高中生讀者告訴我,我的『修煉』系列陪伴著她渡過那段苦澀的考試歲月,沒有我的書,她一定過不去。」陳郁如說,「她的話讓我很感動,我的小小創作原來也可以幫助別人。」 陳郁如從小就喜歡看書,「好的作品、作者,我都喜歡,理論上什麼書都看;」陳郁如說,「故事書、家裡的百科全書、爸媽的畫冊、食譜、運動健身指南等等,尤其喜歡散文、推理、武俠和奇幻小說。」 完整文章
文/黃哲斌 這不是一本歌頌「媒體成功學」的書,不,完全不是。相反地,本書打算花三百多頁,探索以下幾件事: 新聞媒體如何卡在時代夾縫裡?過去兩百年的媒體形式為何失效?當舊有典範被打破,傳統媒體如何調適?如何轉進?它們碰上哪些艱危苦楚?又看到哪些隧道盡頭的微光?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陳夏民 問一:《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洞穿版)在2011年9月出版,而《與孤寂等輕》在2019年情人節上市,請問伊格言在這段日子之間,對於生命最大的領悟或是想法上的改變是?而這些想法,是否也影響了《與孤寂等輕》的創作或是作品當中的世界觀?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克雷的橋》描寫鄧巴家五兄弟中,由克雷所造的一座橋,而它也是將這家人重新連結的一座橋。故事的起點,就是「家」,而作者馬格斯.朱薩克(Markus Zusak)在日前於台北國際書展期間的讀者活動中,提到了他對於人與人之間真實互動的重視,也不諱言自己的確刻意避免在書中提及現代網路社群工具。 「我希望這些人性的角色能做一些人性化的互動⋯⋯,畢竟書裡是現在少數還可以沒有科技的地方。」 完整文章
透過各種客服管道與我們接觸的讀者,有時會熱心地協助改正錯別字(我們會代替出版社感謝讀者),有時會期待某些書出版電子書(我們會代替讀者去哀求出版社),但更要緊的,是讀者們會提出他們對於閱讀功能以及電子閱讀器的需求──而這些需求,一向是我們持續改善及研發的重要參考。 7.8吋的mooInk Plus,其實就是因應讀者需求出現的產品。 和原來的6吋mooInk相較,mooInk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2月22日是公司登記成立的日子,走過2018年2月22日,Readmoo正式邁進第六年。2012年一群熱愛閱讀的朋友,一起成立了這家公司。那時候臉書的「開心農場」熱鬧滾滾,當紅的推特剛推出中文介面,而美國Goodreads社群閱讀網站使用者也正狂飆增加。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