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杜李威 說來實在無奈,從前我在中國醫藥學院(後改制為中國醫藥大學)唸書的時候,課堂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內容,都在教如何診斷疾病,如何使用中醫治療。有關飲食宜忌、民俗養生的課題,學校沒有教,學生也不會。很奇怪的是,出了社會,中醫師最常被人家問起的,都是民俗話題。於是,大家開始上網查詢一堆三姑六婆的見解,然後跟著以訛傳訛,讓自己也變成宣傳民俗信仰的三姑六婆,本業反倒荒廢了不少。 完整文章
每逢年度之交,就有人期待著要看Readmoo讀墨的年度報告,因為閱讀報告除了會有讀墨全站讀者的閱讀概況之外,也可以回顧自己一整年的閱讀歷程。 當然,也有人沒什麼興趣看這個──自己的閱讀習慣平常就知道了,再說,閱讀報告每年都來一回,有什麼不同? 事實上,雖然每年都來一回,但還真的每年都不同。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女人在整個產程其實是很孤單的,我想陪伴、幫助她們相信自己、成為母親,」萬美麗助產師畢業於德育護專,具備三十四年護理師年資,但長年在醫院工作的經驗,卻逐漸讓她感到偏離初衷,「在執業過程中,發現有很多待突破的瓶頸,太多醫療爭議、糾紛、抱怨,花掉大多數的時間,沒辦法和我『服務病人』的初衷有所連結。」 完整文章
文╱郭書瑄 在德國會戴口罩走在路上的只有真正虛弱的重病患者,一般人只有發燒咳嗽的小感冒時不會這麼做。 我的娘家家人為了我和保羅先生的柏林婚禮,一家老小搭上飛機,千里迢迢抵達柏林。 我疼愛的小外甥和外甥女是頭一回體驗空中旅行,我一方面既開心能和家人團聚,另一方面又心疼小朋友歷經十多個小時長途飛行的疲累折騰。 完整文章
文/劉宗瑀 「評鑑」這個尚方寶劍,斬妖除魔, 卻讓更多醫護人員被不合理刪除費用、放大回扣。 或許有人會說,這跟民眾沒有關係。但你可能忘了, 每個人都會用到醫療──每.一.個.人。 一開始的初衷都是善意的。 彷彿路邊發放的小包衛生紙那樣人畜無害,甚至像在邀約:「只是一個小遊戲。」讓你不好意思拒絕加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