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周冠威導演的紀錄片《時代革命》2021年7月在坎城影展首映,同年獲得台灣第58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以台灣與香港的關係、台灣與中共政權的關係而言,把獎項頒給這部香港人對抗中共政權的紀錄片似乎理所當然,但真看了電影,就會覺得這部片子的確值得肯定。 完整文章
答案是可以,但應該要有人指出相關社會觀念的問題,而且只要我們足夠謹慎,這些都可以和製作電影的言論自由不衝突。 電影《消失的情人節》在金馬獎得到五個獎項,然而一些人批評電影內容涉及美化性騷擾,把實際上是性騷擾、侵犯身體自主並涉及犯罪的事情,呈現得像是浪漫並令人同情的事情。這種批評不意外被說是「過於政治正確」,並被一些人指控是在試圖約束創作自由和言論自由。 完整文章
到京都住兩年,做一部與台灣有關的金馬獎得獎動畫;到內蒙古找大象,拍一部與人生有關的金馬獎得獎電影。那些亮眼的獎項,來自靜默沉潛的文字,或許是自我探究的散文,或許是反映生活的寓言。 人生在世,有些時刻得成為為了領獎走進聚光燈下、舉手投足都被放大檢視的焦點人物,更多時刻雖然身處聚光燈外,但很明白典禮能夠順利進行全靠自己卯足全力。聚光燈裡的不見得表裡如一、聚光燈外的不見得無足輕重。 完整文章
文/黃麗群 說起來我跟胡遷有兩面之緣。二○一四年他來台灣參加金馬電影學院,學程結業功課是改編一篇短篇小說,因其中有我的作品,便被主辦單位找去開了場兩小時的短會。 匆匆來去,印象裡就是一群敏思閃爍的年輕人,我昏頭昏腦,瞎說一場,會後卻收到胡遷認真寫了 e-mail 完整文章
文/每日一冷 每年到了十一月底、十二月初臺灣最重要的藝文盛事應該非金馬獎的頒獎典禮莫屬了。許多人在電視前屏息以待,期待著自己喜歡的影片、演員或是電影工作者拿下獎項,並被得獎人拿到獎座時的激動情緒給感染,典禮當天或隔天的娛樂版面也一定都是典禮相關的新聞。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