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人》從小說紅到影視,原著迭獲大獎肯定。好奇者若想知道主題內容,採用谷阿莫說電影的方式,大概一兩句話就講完了。 真的一兩句話就講完了。故事很簡單,說的是一對青年男女,四年來分分合合的過程,主軸就是他們兩人合、分、合、分、合、分、合、分⋯⋯不斷循環。 分合,不是因為時代動亂,或家族反對等外力介入,純為兩人性格形成的糾結,分分合合,情路曲折。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成年之後,就業選擇常常就決定了一個人的生活樣態,以及有哪些人會與他接觸、以什麼方式接觸。有些職業,例如當醫生當老師當明星當總裁,比較可能出現在從小到大的想像清單當中,有些職業,就沒那麼「直覺」。 例如職業運動賽事的「球評」。 完整文章
理查.費納根的長篇小說《歲月之門》,像是慢動作鏡頭組合起來的電影。戲劇性不強——從讀者一端的閱讀感受來說,雖有情節,但轉折之處不夠曲折,偶有風起,不夠雲湧。但對書中人物來說,衝擊力強大無比,生命暴雨把他們的人生路基給沖毀了。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打包行李、在不同地域間移動,傳統意義上的旅行因為疫情只能暫緩,但有些書籍,卻讓讀者在翻閱時彷彿置身書中場景,用想像力展開旅行。 《五月的花朵》(暫譯,原名為The Darling Buds of May) 赫伯特.歐內斯特.貝茨(Herbert Ernest Bates)的《五月的花朵》(The Darling Buds of 完整文章
不是那麼喜歡日本怪談小說,看來看去大致有個公式可循,讀過便罷,但蘆澤央《神樂坂怪談》讀個兩遍之後,卻覺得頗有意思,想在這裡說一說。 《神樂坂怪談》有後設小說的趣味,小說裡的敘述者,一位女性作家,寫了一本小說,也就是《神樂坂怪談》。書中有五則怪談故事,以及一篇總結。她除了講述各篇的靈感發想與題材由來,並不時質疑怪談這種文類,且在小說中談到撰寫怪談與恐怖小說等類型作品的心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