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肯在中陰》,讀來如此哀傷。 哀傷,不只是喪子之慟,不只是林肯總統夜訪墓園,開棺撫視愛子,如此深情不捨。墓園裡處於中陰身的亡魂,包括剛逝世的,林肯總統的兒子威利.林肯,不知道或不相信自己已經死亡,認為只不過生了病 ,夢想返回原來生存的世界。小說出現無數次的「養病箱」「養病車」「養病屋」等詞,他們自認為在養病,盼有病癒的一天。 完整文章
文/趙周 讀書有沒有用是老問題。很多人批駁「讀書無用論」,但都沒有批到本質。讀書無用論的本質是,學習者不具備使學習有用的能力。最明顯的是,仍然有太多人沒有對「讀書」進行分類。 熟讀《唐詩三百首》,但我依舊牙痛,所以讀書無用;研讀高等數學,但我還是不幸福,所以讀書無用;讀過托爾斯泰和亞里斯多德的著作,但主管還是不喜歡我,所以讀書無用;讀了MBA學位,但月薪還是不到四萬元,所以讀書無用。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每一間教室裡,都有孩子是被放棄的。」夜空下,彭瑜亮對陳品諠說出的這句話,觸動了陳品諠的心底某處。 那不是一個浪漫約會的場景,而是兩個帶領學生營隊外宿的老師,夜裡在戶外休息聊天;「阿亮老師」彭瑜亮對「小品老師」陳品諠提起想要辦學的初衷,意外地讓陳品諠思索自己先前對教育工作的盲點。 完整文章
文/張惠菁 城市各有不同的孤獨。上海是你在街上走過,聞得到弄堂人家晚飯的味道,看得見燈光,聽得見炒菜鍋的聲響,但你感到那些和你並沒有關連,你只是從他們窗外走過。北京是聞不到,每條街都那麼闊,住宅群集在小區裡,與街道還隔著遙遠的庭院造景。一個小區或許是個有上萬人聚集、向上堆疊起來生活的空間,但你有可能從外部感覺不到它的一絲人間煙火氣。這也會使你感到孤獨。 完整文章
文/佐藤將之;譯/林信帆 前面曾介紹過,亞馬遜的文件基本上是以一頁或六頁報告的形式製作,而新企畫案構想則是用新聞稿的形式撰寫。 也因為這樣,亞馬遜會議的氣氛,和其他公司不太一樣。 會議一開始,出席者會全部沉默不語。 假設今天要開會,本次負責製作文件的人會提早到會議室,將文件發到各個座位,之後出席者會在開始時間前陸續進來會議室,然後開始閱讀文件。 完整文章
《吃便當》這書名容易遭致誤解,以為主題是在學校或公司帶便當/吃便當的心情與體驗,或者像《庖廚時光》那樣,分享做便當的戰果,不然至少談些什麼飲食文化。但都不是,此書是《鏡週刊》專欄選集,專欄名稱就叫「吃便當」。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到了一個年紀,」吳念真說,「閱讀真的變成非常非常非常簡單的一件事。」 吳念真拍廣告、演舞臺劇、當導演當編劇,大家幾乎都忘了,他剛退伍、白天工作晚上唸大學夜間部的那段時間裡,連得了三年「聯合報小說獎」──初入藝文界時,現今人稱「吳導」的吳念真,身分是「作家」,「閱讀」是他從小開始就有的興趣。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美國有些小學開始加設圖書兌換機,這台自動販賣機裡面不放糖果、飲料和餅乾,而是擺放童書,遵守規定的學生,可以拿到老師發的代幣,投幣把書免費帶回家。 美國小學沒有一體適用的英文教科書,更沒有所謂的制式「課文」,老師多半透過自製的英文講義和補充教材,帶領學生寫作和學習英語,為了學習英語,學校鼓勵學生大量閱讀童書和兒童文學,這些書不被認為是「課外書」,它是增強閱讀力的重要機制。 完整文章
「我用一個故事來說明:大部分的專業作家可能會告訴你,開始寫作與重大事件有關,例如有一次搭飛機、遇上意外,墜機之後從飛機的殘骸中站起來,在那個剎那決定開始寫作。」費迪南.馮.席拉赫淺淺笑著,「不過我之所以開始寫作,純粹只是因為晚上睡不好、想找事做而已。這個說法沒那麼戲劇性,不過事實如此。」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