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2022(!)年之後,消防員的工作不是滅火,而是「打火」,收到通報,引火燒掉窩藏書籍的住家,逮捕私藏犯。 然而,一天打火員蒙塔格在一起任務中目睹了一位「殉書」的老婦人,於熊熊大火中焚身的景象,她堅定不移的神態震撼了他。 同時蒙塔格的心因一個在街上偶遇的鄰居女孩,而開了一道縫隙。 完整文章
古龍的「蕭十一郎」系列稱不上上品,但寫活了一位女性角色──風四娘。 在第一部《蕭十一郎》裡,看不出風四娘的重要,感覺風四娘不過是個風騷娘。小說以她洗澡被偷窺開場,六章之後消聲匿跡了一陣子,再現身已是第二十三章,接近尾聲,中間消失的那幾章,主戲在沈璧君身上,變成大盜愛上人妻的故事。 完整文章
六神磊磊常把「我的專業是讀金庸」掛在嘴邊,他被稱為「骨灰級金庸狂粉」。也因為見到金庸小說裡的唐詩身影,於是愛烏及屋,一頭栽進唐詩領域,後來以六神體寫了《翻牆讀唐詩》,賴以成名的第一本作品反而近日才在台灣書市推出。這本《翻牆讀金庸:從武俠裡笑看現實江湖》就是他的金庸閱讀筆記。 完整文章
文/山口周;譯/張婷婷 為了使知識庫存量深厚,必須恆久持續地輸入一定數量的資訊,並且將這些資訊仔細整理,使其固定下來。 在這裡,就浮現出「如何持續維持輸入量」,以及「如何使它固定下來」的問題,要消除這兩個疑問,關鍵就在於要經常帶著「問題」來看待資訊的輸入。 人的好奇心有一種臨界密度。所謂好奇心,是指內心有很多問題,但這些問題並不是因為你不懂而產生,反而是因為你懂才會產生。 完整文章
說實在的,《山海經》並不好看,我不會為之背書,說這書超好看。儘管很多神話源自此書,但在閱讀到神話之前,得攀山涉水,遇到很多奇形怪狀的草木鳥獸與礦物,這些記載,支離破碎,不成系統,偶有刺激,看過即忘。即使神話,也是零零散散,敘述簡略,若以它為小說題材,並不好表現。倒是頗適合線上遊戲與圖鑑。網上看到諸多《山海經》的角色圖,色彩斑斕,造型奪目,視覺效果強烈。 完整文章
《星期五的書店》是足以吸引愛書人閱讀之書,因為設定的書店太過迷人,迷人之處並非美美的裝潢或濃濃的藝文氣息,也不是選書精準獨特,(「很普通的書店,毫無特別之處。」主述者倉井史彌初見書店時如此說。)而是地點與形態太特殊了。 書店位於火車站月台的天橋下,再加上這個傳說,在網路上流傳:「聽說去北關某間小車站的書店,就能找到想看的書。」更增添書店的神秘與神奇色彩。 完整文章
世人對作家的刻板印象,除了熬夜、浪漫、具備戀愛體質、不善理財等等,另外便是作家擁有藏書萬卷的書房,一個寬大的書桌。 書房、書桌,何者重要?依據日本學者西山昭彥的論點,書桌比書房更重要。他在《勉強桌,造就千萬年收》一書中說:「嚴格說來,客廳與書房本來就該有所區分,不過,就算是單一房間,只要擺上一張專用書桌,這裡就是書房,一個得以不受他人與其他事物干擾的空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