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隱匿 我想我會甘心過這樣的日子 有一間書店,緊臨著河岸邊 我為祂,守候著時間 守候每個季節的水鳥 守候泥穴裡沉睡的蟹 我時時勤拂拭,偶爾也縱容 比如說,一隻牆腳上睏著的蜘蛛 一片遭晚霞燒紅的落葉 有人在咖啡桌旁讀著一本書 有人情不自禁地寫下了一首詩 有黃槿花的鐘聲輕輕地響起 在祂的耳邊 有人潮以及浪潮搔癢地舔過 祂腳下的土地 祂只有四十歲,然而 祂已經和宇宙一樣老了 完整文章
在台大生態池經常遇見牠,在淡水河岸,在大安森林公園,在植物園,在許多水澤河畔也常見到牠,總是佇立不動,安靜沈思。起初不識太多鳥獸之名,夜鷺、灰鷺、牛背鷺,傻傻分不清楚,後來在有河Book書店,透過詩人隱匿之口,我確定不會忘記,牠是夜鷺。 完整文章
開一家書店(開其他店恐怕也一樣),就像從戀愛到婚姻的過程,在浪漫、憧憬中,激動而衝動,共組家庭念頭浮現,隨後籌備婚禮,煩瑣紛擾,好不容易結了婚,柴米油鹽醬醋茶,忙到沒時間喝茶。婚姻雖然不一定是戀愛的墳墓,卻不如想像中充滿浪漫情懷。這裡頭有甘有苦,悔或不悔,怨或不怨,日子或這樣過下去,或中途放棄,結束店面或夫妻離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