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前陣子因為明仁天皇退位、德仁天皇繼位之故,年號由「平成」進入「令和」,無論是SMAP、安室奈美惠還是櫻桃小丸子,有些在平成年代紅到成為某種「社會現象」的流行文化代表也相當巧合地因不同緣故隨平成而去;二十世紀進入最後十年之前,中國發生了震驚世界的「六四天安門事件」,然後中國慢慢長成一頭空殼經濟怪獸,為了極權自我閹割記憶與良知。 完整文章
文/翁士博 我挑選了一幅當地藝術家的蠟染畫作品,滿欣賞的,但開價一萬二西非法郎,經過一番講價,老闆一直不肯讓步。最後我脫口「那我買三幅,算我三萬!」心裡還在猶豫,如果老闆答應,我還真不知道其他作品有沒有我中意的……但老闆立刻拒絕了,我只好放棄。走離那攤位沒幾步路,老闆追上來,手裡拎著我看上的畫作,「一萬!」 驚喜之餘,我也納悶:「三幅三萬不願意,一幅一萬卻可以?」 完整文章
文/翁士博 二○一六年夏天,肯亞(Republic of Kenya)又上了國際新聞版面。這次跟詐騙集團無關,而是肯亞政府開始加強管制外籍工作者,嚴格稽查外籍員額申請,限縮工作許可,使得很多人道計畫、慈善組織、國際合作案、非政府組織的外籍工作人員,可能遭到遣送回國。 這股排外風氣,從一個看似偶然的事件開始,掀開的卻是在非洲沉積已久的對立。 拍照打卡「炫苦」,不知已激怒當地群眾 完整文章
文╱上田莉棋 這是一本述說我在非洲的故事,但所涉及的內容並不限於非洲。 這是一本關於愛動物的書,但愛的也不止於單一物種的動物,而是愛樹木、愛海洋,愛自然,愛惜我們所在的地球。 所以這是一本有很多很多愛的書。 關於愛情、親情、友情,世間闡述得夠多了。但那對動物的愛呢?很多人叫自己的寵物做寶貝,算是界乎親情和友情吧。那對於在城市中看似不會有互動、甚至遠在地球另一端的野生動物呢? 完整文章
文/漢斯.羅斯林、奧拉.羅斯林、安娜.羅朗德 宿命型直覺偏誤 地獄的雪球 不久前,我獲邀到愛丁堡的巴爾莫勒五星級飯店,對資本經理人和他們最有錢的客戶演講。 我在富麗堂皇的挑高宴會廳調整演講設備,不禁自覺有點渺小,自問為什麼這間有錢的金融機構會想讓客戶聽一個瑞典公衛教授演講。 幾週前對方向我仔細簡報過,但為求確認,我在做最後一次排練時再次詢問主辦人。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你們為什麼要來參加普希金新書座談會?」 這是政治大學斯拉夫語文學系教授、同時也是《普希金小說集》的譯者宋雲森在新書講座上問大家的第一句話。那是個晴朗的週日午後,誠品書店人來人往,《普希金小說集》新書座談雖然不像其他暢銷書那樣爆棚,但也坐滿了一半。 完整文章
文/洪佳如 「這個獨特關係,你可以用一百種詞語來命名,愛,親情,血緣,家人,基因,責任,希望,未來,這些語詞卻無法窮盡,它們包含於,卻不等於;它們是頓號,不是句號。 沒有人知道等號的另一邊是什麼,但我知道,等號另一邊遠大於我,遠大於我的脆弱、自私、怯懦、腐朽,於是,我開始用另一種眼睛,看望自己微不足道的四十一年歲月。 如何當一雙周全父母?尤其父親。 完整文章
採訪/何宛芳、犁客整理/何宛芳 寫美食、寫住宿、寫風景也寫所見所聞,旅行的元素,放眼世界,少有不同,旅行的氛圍也總是輕鬆寫意,然而,即使素材類似,烹調的手法與功力,也會讓成品展現各種不同的風味,而為資深讀書人詹宏志的旅行提味的,當然還是那一品耐人尋味的讀書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