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沈允瓊;譯/簡郁璇 從小,我就無法正視別人的臉,人臉具有讓我忍不住別過頭的力量。反正所有人都長得差不多,也沒必要看得太仔細。我以為每個人都這麼想,直到小學一年級的某一天,我被班導師臭罵了一頓。 「老師不是在跟妳說話嗎?為什麼不好好看著我的臉?妳打算一直假裝沒聽到嗎?」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那一刻,我有點痛恨自己不是小說家。」作家阿潑,以記者身份前往日本 311 大地震現場時,拍攝浩劫過後散落一地的物品,「我們只能透過這些物品,想像它們的主人,」這些沒有聲音、無從訴說的故事,不在新聞報導的事實範圍,也許只能用想像力,替他們把故事說完。這也是被稱為「世越號文學」開端,韓國作家金琸桓書寫社會派小說的目的之一。 完整文章
文/金炫我;譯/謝麗玲 女病患確診的那個混亂夜晚,我買了牛膝骨湯放到媽媽面前,然後戴著口罩坐在遠處。媽媽的腳仍然發腫,走路一瘸一拐。她碰都沒碰牛膝骨湯,逕自哭了起來,好像自己的女兒已經感染了 MERS 一樣。 媽媽像是死期將至的獨立運動人士,以悲壯的語氣說:「我要待在這裡。要死一起死,要活也該一起活才是。」 完整文章
文/宋永心;譯/陳曉菁 補身湯這個名字是現代才出現的產物。朝鮮時代所使用的名稱是狗肉湯(개장국),因為是使用狗肉熬成的湯,故而得名。用漢字來表示的話,第一個字「개」指的是「狗」,所以寫為「狗醬(개장)」。這裡提到的狗醬湯和辣牛肉湯(肉狗醬)是指同一種食物,這話又是什麼意思呢?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好小說是種神奇有趣的存在。 例如韓國作家金琸桓以2015年MERS在韓國爆發流行的事件為背景撰寫的《我要活下去》,故事角色的情節是虛構的,但那是種真實情境裡建構出來的,對於韓國為什麼會成為除了中東之外少見的MERS疫區、一個境外傳染病如何造成大規模感染,也有相當詳實的記錄。是故,《我要活下去》會是除了現實紀錄之外,另一種理解當年事件各個面向的資料──雖然它是小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