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是一個除了日常業務,還有無數事情湧向老師的地方

文/鄭海蓮;譯/王品涵 湖水吞噬了多泫的身軀。細長而柔軟的髮絲、纖細的腰身、徹夜搔弄的胸、纖長的雙腿,以及做愛時滿足地朝著天花板伸展的雪白修長手指,通通與記憶一起消失於湖底。多泫那彷彿催促著動作別停下來的嬌聲呻吟,是早已命喪黃泉的他再也無法擁有之物。 徹底吞噬多泫的湖面,寂靜地泛起漣漪。濬厚疲憊的身…

從考試院搬進五坪新家,在韓國的日子持續得到意外幫助

文/盧妍菲 「學校附近有一間不錯的房子,你們是否有意願過去看看呢?」下午到幼稚園接大姆哥放學時,校長奶奶跟我們提到這件事。 我們母子倆擠在兩坪大的空間將近兩個月了,校長奶奶從大姆哥入學的第一天起,就覺得考試院的居住環境非常不適合小孩子發展。我也明白考試院的環境有多擁擠,所以這一個多月以來,不斷利用下…

母子異國生活挑戰:前往幼兒園,直球對決分離焦慮

文/盧妍菲 幼稚園是步入團體生活的第一個階段,從大姆哥出生到出國念書為止我們幾乎形影不離,甚至連我上廁所時大姆哥都會坐在門外等。小小孩因為分離焦慮無法適應與父母分開,拒絕融入幼稚園的團體生活,無理取鬧地哭鬧抗拒,是許多家長都曾經歷的課題。 從計劃出國的那一刻起,我就不斷跟大姆哥溝通並幫他做心理建設。…

極為看重內心世界,IU的音樂毫無疑問是一部成長史

文/金榮大;譯/陳品芳 〈eight〉雖有著如搖滾樂團般狂奔的爽快旋律,副歌裡的「forever young」乍聽之下也蘊含著無限希望,我們也能在音樂錄影帶中看見IU帶著笑容的稚嫩表情,但這並不是一首青春的讚歌。對年輕的天才藝術家而言,二十八歲常被認為是最不穩定的時期,IU 便是將過了這個年紀之後所…

整個韓國最得不到保護的團體,就是這些非行少年——專訪《我所遇見的少年犯》作者千宗湖法官

擔任少年法庭法官的八年歲月裡,千宗湖法官遇見了超過一萬兩千名孩子們。 大多數犯下罪行的「非行少年」,既沒有能放心依靠的地方,也沒有可以安心休息的場所,犯錯的孩子理當受罰,但在罪行背後的故事,或許同樣值得深究與關懷。 《我所遇見的少年犯》中,千宗湖法官書寫自己在法庭上遇過的各種案例,以及在給予犯罪靑少…

放棄耕耘十年純文學,網路小說新手首作賺進4千萬韓元

文/鄭穆尼;譯/林珮緒 錢?好!就來談談這件讓人睜大雙眼的事吧!讀文學的人太世俗?你該不會認為真正的作品,出自於貧窮和匱乏吧?那種年代早就過了。 我在愜意舒適的房子裡一邊開著冷氣一邊寫作,不需要拖著疲累的身體打工兼職,每個月的版稅還是照樣進來。我希望所有想成為網路小說家的人,都能做著自己擅長的事、喜…

朴贊郁:我真的討厭足球,就跟你們對我拍的電影漠不關心一樣

文/朴贊郁(박찬욱);譯/胡椒筒 過去兩個月,我一直糾結著要不要表白這件事。我有必要親口道出自己犯下的滔天大罪嗎?藉由這次的良心宣言,我可以重新做人嗎?但這件事不說出來,我真的沒有信心繼續在祖國生活下去,也沒臉去見親朋好友。 下定決心的星期天,我來到闊別二十年的教堂。神父問我:「你犯了什麼錯?」 「…

韓國外送員:送餐機器人目前是值得感謝的存在

文/金夏永;譯/馮燕珠 外送難度最高的,要算是高層大樓或保安管制嚴格的地方。不是身體上的疲累,而是通常會花很長的時間。在高層大樓等電梯的時間很長,錯過一部往往要再等五~十分鐘,好不容易搭上電梯卻每層樓都停。有時還會遇到同行,「CJ大韓通運」從十四樓進來,到了十二樓門一開,「Barogo」也進來,九樓…

聽到我騎自行車外送,人們通常最好奇三個問題

文/金夏永;譯/馮燕珠 我家附近有一間以好吃聞名的辣炒年糕店,由一對夫妻經營了十多年,因為在補習班附近,所以有許多老客人都是從學生時代就開始吃到成年,訂單中的顧客備註事項常出現「我是〇〇,炒米腸記得多幫我加一些豬肝、豬肺喔,呵呵」像這樣的熟客留言,在外民 APP 上的評論也清一色是稱讚。老闆也很努力…

「這是全人類的轉捩點。」回到AlphaGo打敗棋王的那一天,看「AI」如何顛覆我們的世界

文/凱德.梅茲;譯/王曉伯 谷歌收購深度心智(DeepMind)幾週後,深度心智創辦人德米斯.哈薩比斯(Demis Hassabis)與其他幾位深度心智研究人員搭機來到北加州,與他們母公司的領袖舉行會議,並向他們展示深度學習如何破解「打磚塊」。 會議結束後,哈薩比斯和谷歌創辦人賽吉.布林(Ser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