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塔拉拉 我們是怎麼看待死亡的?當我們離開世上前的那一瞬間,我們應該在想什麼呢?是後悔,是解脫,還是錯愕?世上有什麼是我們需要留戀的?《離開後留下的東西》的作者是韓國的遺物整理師,在幫人清掃與整理亡者所遺留的物品的過程中,碰到的一段段離開後的風景,悟出的人生百態。 完整文章
文字/金草葉;譯/聯經出版;筆訪/愛麗絲 如果科學技術能打造完美人類,充滿完美人類的世界就是烏托邦嗎? 完美無缺的人類,是能夠彼此相愛的嗎? 真正的愛與烏托邦是什麼樣貌呢? 母親因懷孕放棄自己的職業,卻罹患產後憂鬱留給子女無限傷痕。 如果母親過世後,女兒能透過「心智連結」,理解自己從不知道的母親,傷痕是能夠被修復的嗎? 已婚女性的育兒處境、付出與犧牲,是理所當然的期待嗎? 完整文章
文/  郭奎煥、南霄兒;譯/顏思妤 學歷抑或等級這些制式的分類,將社會公認且支持這種差異的信念,一一灌輸給被分類的個體。這份信念製造了真實的差異,也再次強化了差異。讓人們面對實際的存在時,習慣使其匹配公認的圭臬。皮耶·布迪厄(Pierre Bourdieu),《秀異:品味判斷的社會批判》 有些人生來就站在三壘上,卻一輩子以為自己擊出了三壘安打。貝瑞·斯維澤(Barry 完整文章
文/崔至恩;譯/梁如幸 在網路社群中,有一則貼文的標題為「讓人忍不住脫口而出『○○是天使嗎?』現今病毒式的生育行銷」,內容擷取了KBS綜藝節目《超人回來了》[26]其中的一段小插曲。 《超人回來了》的節目內容主打觀察身為「爸爸」的藝人或知名運動選手們,他們是如何照顧孩子或和孩子玩樂,從二○一三年開播到現在,一直是收視率相當高的綜藝節目。 完整文章
文/安珠延;譯/梁如幸 最近在社群網站上看到以大學生為對象的招募海報上,大大寫著「意志力也是一種證照」,我感到很大的衝擊。大學生已經為了要滿足韓國社會要求的 GPA(學業成績平均點數)四分9,多益九百分,越多越好的證照等高標準而忙得不可開交了,但是這句文案卻讓人有「只有這樣怎麼行?精神健康要怎麼辦?連這個也得兼顧,才有可能在這激烈的競爭之中生存下來」的感覺。 完整文章
文/麥克.布斯;譯/李佳純 無論財閥是否唯一的罪魁禍首,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就是韓國人非常不快樂。根據二〇一八年聯合國「全球幸福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排名,韓國在一百零六個國家當中排名第五十七位,如果根據財富調整幸福感,排名還要再往下掉79。韓國自殺率為亞洲最高,通常是全球自殺率排名前五的國家。 完整文章
作者是台灣人,使用華文,寫出來的文學作品是台灣文學。這很直覺,沒什麼問題。 如果作者是台灣人,使用英文,寫與台灣相關的文學作品,算是台灣文學嗎?如果作者是台灣人,使用英文,寫的作品與台灣無關,算是台灣文學嗎?如果作者是台灣人,使用華文或者台文,寫發生在其他國家的故事,算是台灣文學嗎?如果作者不是台灣人,但使用華文或者台文,寫與台灣相關的文學作品,算是台灣文學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