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夏樹 「人生宛如走馬燈」這首台語歌,我從小就愛聽,記得主唱者是當年紅極一時的邱蘭芬小姐,跟著她用微微高音哼唱,「星光月光轉無停」,人生,多演多變的何止是冷暖世情。童年一定要有歌,可笑的是,我竟然覺得〈走馬燈〉是最適合我唱的兒歌,配上達達車輪聲,販夫走卒叫賣聲,嘰嘰喳喳小孩笑鬧聲,「想今後想早前」,我記憶中的流動車,來了又去,宛如走馬燈。 完整文章
文/茂呂美耶 「吾輩是貓。還沒有名字。完全搞不清在哪兒出生。只記得好像在一個陰濕的地方喵喵叫。」 這段開頭太有名了。只要提起日本的貓文學,這部《吾輩是貓》總是名列第一。 此作品發表於一九○五年一月,夏目漱石(Natsume So-seki)三十八歲那年。開頭第一句一字不改地成為書名,讓當時僅是默默無聞的英文文學者夏目漱石一舉成名。 開頭第一句的「吾輩」,正是中文的「吾儕」、「我們」之意。 完整文章
文/茂呂美耶 提起太宰治(Dazai Osamu),我這個年代的人,尤其女性,大概會皺起眉頭,搖頭不語。他害死太多女人了。不過,我得先為太宰治辯護一下,我們搖頭,純粹基於他的私生活過於糜爛,並不表示我們「惡烏及屋」,連他的作品也不屑一讀。反之,我個人相當喜愛他的作品(詼諧、正面性的)。畢竟作家的私生活與作品完全是兩回事。 完整文章
文/郭兆林 「極少人有足夠的獨立性,能看透當世的弱點和愚蠢,並且保有自我不受影響。」──1930,〈談蕭伯納〉 愛因斯坦是最常被作傳的人物,談相對論的專業與科普書籍也已汗牛充棟。綜合科學專業與傳記的更有裴斯 (Abraham Pias) 的權威著作 Subtle is the Lord: The Science and Life of Albert Einstein 完整文章
文/蔡秀枝 哈波.李已經深切體會並看見了人性的卑微與南方知識分子為權謀之計而在道德上做出的退讓與屈服,所以《守望者》一書裡的阿提克斯終究無法成為一個完美的英雄。 其實在《梅岡城故事》出版之後,哈波.李一直沒有創寫新作的計畫,也拒絕接受採訪。二○一四年哈波.李的新代理律師東妮雅.卡特(Tonja Carter)對外聲稱:於哈波.李去世的代理律師姐姐(Alice 完整文章
麥田出版社成立之初,某一天唐諾看著同事名冊,低頭不語,忽焉嘆道,麥田員工連大學都沒畢業的占了幾分之幾多,「江山如此,麥田焉能不亡?」 這話當然是開玩笑的。麥田主力人馬多來自遠流,也承襲遠流唯才是用的精神,學歷不是首要條件。很早就聽說遠流企畫部某某某只有國中畢業,編輯部的誰誰誰大學沒念完,但都是一流人才,也是一級戰將。 完整文章
文/黃錦樹 鄉愿,重男輕女,血緣和地緣關係仍主宰著社會關係,逢事關說(從小孩唸書,到立委的官司)。男女分手時把女友亂刀捅死,幾乎每週都會發生。頻繁的程度一如詐騙,幾乎可說是台灣特色了。一如台式民主,台式交通習慣,台式法院,台式過街老鼠總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