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她是那個時代的受害者,但「現代」會對她比較友善嗎?

文/Miffy 「正義」得到了伸張,諸神之主跟黛絲所開的玩笑到此結束了。 哈代寫的《黛絲姑娘》是個如希臘悲劇般的作品,女主角黛絲做為一個悲劇英雄,承受的絕不只是命運之神對她的無情,更是維多利亞時代社會價值觀的犧牲者。命運之神的捉弄雖然讓她無處可逃,但真正逼死她的不是神,是人,是人對女性的不公不義把黛…

【讀者舉手】關於死亡──我讀《白噪音》

文/Miffy 「死亡會不會只是一種聲音呢?」 「像電子噪音。」 「你一直會聽見這種聲音,你四周全是這聲音。多可怕呀。」 「總是一成不變,全白色的。」 「有時這聲音會把我襲倒,」她說,「有時它一點一點滲進我的腦袋。」 這是唐‧德里羅小說《白噪音》想表達的──對死亡的恐懼。害怕死亡的情緒主宰了男女主角…

【讀者舉手】過了憤世嫉俗的年齡之後重讀《麥田捕手》

文/Miffy 在這個虛偽做作的社會,要保有純真哪有那麼簡單?即使過了迷惘的青少年階段,日子不一定就比較好過,長大之後也不會少一點孤獨和寂寞。你變成小時候那種讓自己討厭的大人了嗎?已經是大人的我,希望自己有足夠的力量,把像霍爾頓這種孩子在麥田的懸崖邊抓住,不要讓他墜落。 因為已經忘了曾有過的感受,所…

【讀者舉手】《美女與野獸》的階級衝撞恐怖版──我讀符傲思的《蝴蝶春夢》

文/Miffy 符傲思的《蝴蝶春夢》講的是一個美女與野獸的故事,可惜野獸最後並沒有變成王子,她和他沒也有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美女米蘭達和野獸卡力班代表社會不同的階級,他們的教育知識和文化背景大相逕庭,充滿隔閡和衝突。米蘭達鄙夷卡力班的粗俗不文,卡力班妒忌米蘭達的教養和身份,他們彼此無法溝通、不能…

【讀者舉手】樸實的故事,幸福的體悟──我讀《織工馬南傳》

文/Miffy 喬治‧艾略特的《織工馬南傳》是一本講信仰的失去與獲得、愛的救贖,以及打開心房走入人群的小說。《織工馬南傳》讀起來沒有什麼負擔,一頁接一頁很快就可以讀完,簡單易懂的情節很容易讓人覺得它好像沒什了不起,就是一則福音道德啟示,好人有好報,壞人自食惡果的常見公式。不過細細回味,才會發現小說中…

【讀者舉手】絕望的父愛──我讀巴爾扎克的《高老頭》

文/Miffy 讀完《高老頭》的第一個想法是:巴黎難道真是一朵豔麗的罌粟花,讓人明知它會腐蝕人心,卻抵抗不了誘惑、離不開它?巴爾扎克的《高老頭》是《人間喜劇》系列中的作品,他擅長人物角色的刻畫和描寫,寫活了小說中展現殉教式父愛的高老頭、年輕有野心的男子、美麗虛榮的社交花、如梅菲斯特般的匪徒,以及那一…

【讀者舉手】個人命運與國家歷史的無限迴圈──魯西迪的《午夜之子》

文/Miffy 魯西迪的《午夜之子》曾經獲得布克獎的肯定,更曾在數十本布克獎得獎小說裡再度被選中,成為「布克獎中的布克獎」。魯西迪在書中用魔幻寫實手法,把一個孟買小孩的一生以及他的家族史,和印度從殖民到獨立的歷史揉合在一起。小說的內容稠密、龐大歧異,充滿歷史、政治、宗教、神話、和寓言,題材的豐富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