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伊格言、陳夏民 問一:《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洞穿版)在2011年9月出版,而《與孤寂等輕》在2019年情人節上市,請問伊格言在這段日子之間,對於生命最大的領悟或是想法上的改變是?而這些想法,是否也影響了《與孤寂等輕》的創作或是作品當中的世界觀? 完整文章
文/漢斯.羅斯林 讓我的數據改變你的心智 我愛馬戲團。我愛看雜耍人員拋擲電鋸,愛看特技人員在鋼索上連翻十圈,這類場面簡直不可思議,讓人驚呼連連嘆為觀止。 我兒時的夢想是進馬戲團,但爸媽希望我實現他們未竟的夢,那就是接受良好教育,所以到頭來我進了醫學院。 完整文章
文/新井一二三 我的母語是日語。我對它感情複雜,正如對母國,正如對母親。幸虧,中文和英文幫我逃出了日語的桎梏。 世上有很多人曾被剝奪過母語,那肯定是特別痛苦的經驗。他們對於母語曾被剝奪,因而加倍愛惜。他們的苦難和我的桎梏,其實來自同一個源頭:在百獸之中,只有人類擁有語言,而只要是人類,都有能力學習語言。因此,語言才會成為統治者的工具,在帝國之內,在家庭之內。 完整文章
文/批析 睡前讀到Readmoo的〈別以為同人小說是網路世代的新玩意,粉絲的愛燃燒已超過百年歷史!〉,有趣之餘想起了些事。同人小說從我的國中時代起就是這輩宅宅們的生活,一部份,累積久了亦是段人生。同人小說之於創作型肥宅人生,相對於娛樂,在我的裡面更接近人生第一台電腦、第一本腥羶小黃書,爆炸性開啟深層的什麼,或許可稱之為啟蒙。 完整文章
這是兩代人的也是兩代作家的;是島嶼的也是陸地的。 是兩個作家的嘗試,也是兩人的日記, 記錄下一年所思所想,向迷路的人解釋, 發生了什麼,哪裡才是方向。 「2014 年,矛盾的一年,是絕不乏味的一年,是恐懼的一年。 踟躕的人們,請不要溫和地走入那良夜;尚未失去聲音的人們,怒斥、怒斥那光明的微滅。」 完整文章
文/殷海光 我們常常聽到有人說:「我的思想正確」,「你的思想不正確」;「這個人的思想正確」,「那個人的思想不正確」。在這類批評的背後,似乎隱含著一個要求,就是要求思想正確。是的,很少文明人安於他們自己的思想不正確;而大多數文明人希望他們自己的思想正確。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