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不只能讀,還能玩──四款知名恐怖驚悚小說改編的桌遊

玩過桌遊的人應該都知道,有些桌遊僅有單純的規則及目的,並沒有什麼世界觀存在。至於有些桌遊,則會為玩家提供一個世界觀的架構,縱使沒有什麼明確故事,卻也藉由奇幻、科幻、推理等各式各樣的設定,讓人更容易沉浸於遊戲世界中。 當然,也有那種十分重視故事性的桌遊。有的會提供各式各樣的事件卡,讓玩家在每次遊玩時,…

「山神」也受時態所苦?世界觀怎麼設定?布蘭登.山德森上Podcast暢聊寫作

文/愛麗絲 「Covid-19造成很多可怕的事,不過因為疫情,讓我沒辦法當空中飛人巡迴宣傳,反而有更多時間可以上Podcast節目,這對我來說是比較放鬆的啦。」 「山神」布蘭登.山德森(Brandon Sanderson)語調愉快,與Podcast節目《Grammar Girl Quick and …

磚頭書退散?一本書的完美長度應該是幾頁?

編譯/愛麗絲 「理想狀態下,一本書應該多長?」長期以來,這是在作者心中徘徊不去的問題之一。 如果是個熱愛閱讀的讀者,也許會認為,一本好故事不該有字數限制,但我們同樣常在生活裡聽到這樣的對白:「我應該讀這本書,但它有八百多頁,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時間看,」或者「你必須讀這本書,裡面的角色太迷人了,而且你…

設定很重要,快畫更重要!──麥人杰與《鐵男孩》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閱讀寫得不大好的推理小說,有時會發現一種狀況:推理小說敘述謎團和破解謎團大多發生在情節當中,而這類創作者很可能是先想好主要謎團及解謎方式,然後開始把必要的角色和場景填進去。這類小說之所以會「不大好」,不見得是謎團設計得不高明,而是為了遷就已然定型的…

那些關於孤寂的問題,以及對讀者說的話──伊格言筆談《與孤寂等輕》

文/伊格言、陳夏民 問一:《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洞穿版)在2011年9月出版,而《與孤寂等輕》在2019年情人節上市,請問伊格言在這段日子之間,對於生命最大的領悟或是想法上的改變是?而這些想法,是否也影響了《與孤寂等輕》的創作或是作品當中的世界觀? 啊,我必須說,正面回答這個問題的話,實在太憂鬱、…

這是一些關於世界基本事實的問題,但平均只有7%的人答對!?

文/漢斯.羅斯林 讓我的數據改變你的心智 我愛馬戲團。我愛看雜耍人員拋擲電鋸,愛看特技人員在鋼索上連翻十圈,這類場面簡直不可思議,讓人驚呼連連嘆為觀止。 我兒時的夢想是進馬戲團,但爸媽希望我實現他們未竟的夢,那就是接受良好教育,所以到頭來我進了醫學院。 在醫學院期間的某個下午,原本只是平凡無奇的一堂…

我的母語是日語,中文和英文幫我逃出了她的桎梏⋯⋯

文/新井一二三 我的母語是日語。我對它感情複雜,正如對母國,正如對母親。幸虧,中文和英文幫我逃出了日語的桎梏。 世上有很多人曾被剝奪過母語,那肯定是特別痛苦的經驗。他們對於母語曾被剝奪,因而加倍愛惜。他們的苦難和我的桎梏,其實來自同一個源頭:在百獸之中,只有人類擁有語言,而只要是人類,都有能力學習語…

【讀者舉手】同人,正是創作的起點

文/批析 睡前讀到Readmoo的〈別以為同人小說是網路世代的新玩意,粉絲的愛燃燒已超過百年歷史!〉,有趣之餘想起了些事。同人小說從我的國中時代起就是這輩宅宅們的生活,一部份,累積久了亦是段人生。同人小說之於創作型肥宅人生,相對於娛樂,在我的裡面更接近人生第一台電腦、第一本腥羶小黃書,爆炸性開啟深層…

五○與八○作家的對話互文 聯繫起兩代人的矛盾分歧和殊途同歸

這是兩代人的也是兩代作家的;是島嶼的也是陸地的。 是兩個作家的嘗試,也是兩人的日記, 記錄下一年所思所想,向迷路的人解釋, 發生了什麼,哪裡才是方向。 「2014 年,矛盾的一年,是絕不乏味的一年,是恐懼的一年。 踟躕的人們,請不要溫和地走入那良夜;尚未失去聲音的人們,怒斥、怒斥那光明的微滅。」 五…

思想正不正確有關係,殷海光教你如何從評判標準破解思考謬誤

文/殷海光 我們常常聽到有人說:「我的思想正確」,「你的思想不正確」;「這個人的思想正確」,「那個人的思想不正確」。在這類批評的背後,似乎隱含著一個要求,就是要求思想正確。是的,很少文明人安於他們自己的思想不正確;而大多數文明人希望他們自己的思想正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