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戴夫.亞斯普雷;譯/王婉卉 近期研究顯示,人際連結與社群的好處不只是道聽塗說或經驗談而已,而有神經學方面的證據。適當的人際連結,會讓你的大腦變得更強大。身為某個長大不怎麼擅長社交、性格又偏內向的人,我希望能更瞭解社交連結在認知上會帶來什麼樣的好處。 因此,我設法找到了保羅.扎克博士。他是位科學家、多產作家、專業演講家,研究的是催產素與感情關係,讓他也因此獲得了「愛博士」(Dr. 完整文章
文/珍.賽佛;譯/劉議方 在美國,人際親密關係遇上了前所未見的危機,而政治對立就是主因。 一份《華爾街日報》與美國國家廣播公司的聯合選後民調顯示,幾乎每三個美國人中就有一人曾和家人或朋友「一言不合就開吵」,且往往吵個沒完沒了,只因他們投給「另一陣營的候選人」。 家庭聚會變成了地雷區。昆尼皮亞克大學(Quinnipiac 完整文章
文/黃啟團 你用什麼方法把他變成了現在這樣? 在我接的個案中,婚姻困擾占了很大比重。不久前,我遇到過一位這樣的案主。她是一位四十多歲的女士,希望能夠改善自己的婚姻狀況。毫無意外,她也像其他案主一樣,在諮商時以抱怨作為開場白。前二十多分鐘,她一直在數落丈夫各種各樣的不是,這樣那樣的問題。她的語調中透露著憤怒、悲傷,還有委屈,說到動情處,還夾雜著啜泣聲。顯然,這段婚姻對她而言充滿痛苦。 完整文章
文/ 菅野仁;譯/李彥樺 我想再強調一次,「世界上的某個角落裡,一定存在著能完全接納我的人,而且總有一天會相遇」的這種想法,是徹頭徹尾的幻想。 要將「能完全接納自己的朋友」當成幻想,或許需要保持一定程度的冷靜與理智。但我相信,已經讀到這裡的讀者們應該能明白,這絕不代表對他人的不信任感。 完整文章
文/胡展誥 提到「邊緣人」這個名詞,有兩個人很快地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第一位是我的學生阿棋,他是國中二年級的男生,體型圓滾滾、個頭不高,課業成績不甚理想,個性還有些吊兒郎當。他在學校總是獨來獨往,沒有特別隸屬於哪一個團體。導師起初有些擔心他是否遭到霸凌或排擠,但是每一次找他來辦公室關心,他都聳聳肩、一臉無所謂地回答:「還好吧?我覺得沒差。」 完整文章
文/金素媛(김소원);譯/尹嘉玄 要在人際關係之中不受傷害,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一旦踏出與人建立關係的那一步,就難免會受大大小小的傷,同時也會傷害某些人。 阿德勒說:「要除去所有煩惱,唯有獨自一人存活在宇宙中。」 不過那是不可能的。 ──摘自岸見一郎、古賀史健的著作《被討厭的勇氣》 (嫌われる勇気,究竟出版,2014) 完整文章
文/金素媛(김소원);譯/尹嘉玄 明明不是考試期間,大學生志勳卻已經坐在書桌前一個多小時,不斷埋首書寫、修改、背誦。他的嗓音沉穩又冷靜,神情卻明顯焦慮。他重新默讀寫好的講稿,闔上雙眼,回想那些內容,兩隻手也沒閒著,一直在練習肢體語言。 完整文章
文/松田美佐;譯/林以庭 隨著行動電話和智慧型手機的普及,會在電車裡看書的人越來越少了。以前大家會在通勤、通學的時候看報紙或雜誌,長距離移動的時候會看小說。而當行動電話普及以後,大家都改盯著手裡的手機螢幕了。電車內看書的乘客減少被視為「書籍脫離」「文字脫離」的象徵,甚至被批評是「排外傾向」的象徵。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