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素媛(김소원);譯/尹嘉玄 要在人際關係之中不受傷害,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一旦踏出與人建立關係的那一步,就難免會受大大小小的傷,同時也會傷害某些人。 阿德勒說:「要除去所有煩惱,唯有獨自一人存活在宇宙中。」 不過那是不可能的。 ──摘自岸見一郎、古賀史健的著作《被討厭的勇氣》 (嫌われる勇気,究竟出版,2014) 完整文章
文/金素媛(김소원);譯/尹嘉玄 明明不是考試期間,大學生志勳卻已經坐在書桌前一個多小時,不斷埋首書寫、修改、背誦。他的嗓音沉穩又冷靜,神情卻明顯焦慮。他重新默讀寫好的講稿,闔上雙眼,回想那些內容,兩隻手也沒閒著,一直在練習肢體語言。 完整文章
文/松田美佐;譯/林以庭 隨著行動電話和智慧型手機的普及,會在電車裡看書的人越來越少了。以前大家會在通勤、通學的時候看報紙或雜誌,長距離移動的時候會看小說。而當行動電話普及以後,大家都改盯著手裡的手機螢幕了。電車內看書的乘客減少被視為「書籍脫離」「文字脫離」的象徵,甚至被批評是「排外傾向」的象徵。 完整文章
文/李訓維 在華人的價值觀中,溫暖而願意付出的人格特質,似乎是重要且不容質疑的。我們總希望身邊這樣的人愈多愈好,甚至會稱他們為「貴人」,因為他們樂於助人,也能在我們需要的時候給予陪伴。同理,一般認為好的助人者所需具備的特質,也有著類似的指標:有同理心、溫暖、對自己的生活充滿熱情等。 完整文章
文/齊藤勇;譯/卓惠娟 踏入社會,隨著職場的經驗逐漸累積,開始有了部下與後輩時,指導教育他們自然也成了工作的一部分。 當你遇到工作能力不佳的部下,很難得的沒有犯任何失誤完成工作時,最好要好好地讚美他。 美國心理學家伊莉莎白.赫洛克(Elizabeth Hurlock)曾做過一項實驗,證實了讚美他人的效果。 完整文章
文/馬薇薇、黃執中、周玄毅、邱晨、胡漸彪 把尷尬釋放出來,讓對方一起承擔,自己就更有勇氣下決定了。 可能遇到的問題 我報了一個健身課程,上了幾堂課後,感覺教練不是很專業,想換一個教練試試。但又覺得以後在健身房,還是會跟原來的教練見面,不太好意思開口。我該怎麼說,才不會尷尬呢? 常見的說法:「我想換一位教練來指導我,可以嗎?」或是由於怕尷尬,放棄提出換教練的要求。 完整文章
文/馬薇薇、黃執中、周玄毅、邱晨、胡漸彪 道歉時別怕丟臉,因為道歉的效果,有時恰好跟你丟臉的程度成正比。 可能遇到的問題 我跟朋友開了一個比較過分的玩笑,他很不開心,我該怎麼跟他道歉,才能讓他原諒我呢? 常見說法一:「好啦,我道歉就是了,別生氣啦!」 常見說法二:「如果你覺得不舒服,那我可以跟你道歉。」 常見說法三:「我很抱歉,但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這麼在意。」 完整文章
文/曾寶儀 第1 堂 情緒 說話是人的本能,但「把話說好」以及「表達」與「溝通」,需要練習。 當我們進入到一個陌生環境,例如入學、進入社會、進新公司、加入一個新團體…… 我們常常想急著表達自己,在說話之前,還沒思考接下來說這段話的目的,話就衝出口了,結果往往會覺得自己說錯話,在心中後悔不已: 「我講了自以為好笑的事,但其他人不覺得好笑……」 「我剛才說了什麼話,好丟臉啊……」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反對同性平權相關法案的團體或個人裡常會聽到一種論調,就是質問支持同志運動的人:「你希望你生的兒子/女兒是同志嗎?」或者「如果你的兒子/女兒是同志怎麼辦?」 先別急著點頭支持或發怒反駁。我們可以先來看看這兩個問題。 首先是這個「希不希望兒子/女兒是同志」的問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