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南仁淑;譯/陳品芳 我覺得我是個不適合結婚的人,我比較關心自己的生活,也喜歡獨處。談戀愛的時候,就連心情好的時候,我都會懷疑難道真的得把我美好的人生,花費在這種「消耗性的活動」上嗎?這樣的我,卻比身邊的任何一個人都更早結婚。從這件事情當中,我了解到「無論面對什麼事,人都不能太鐵齒」,得到除了人生該面對的課題之外,我們無法保證任何事情的教訓。 完整文章
文/大嶋信頼;譯/呂盈璇 「客氣的人」的運作機制 我也曾有過疑問:「怪了?鳥事都不拜託別人,就很好意思向我開口是怎麼回事?」也常覺得「現在是瞧不起我就對了?」或「當我笨蛋嗎!」 搞得自己一肚子火的同時,也產生另一個疑問:「為什麼只有我碰到?」 於是,出於好奇別人跟我之間究竟哪裡不同,而開始觀察他人的行為模式後,我赫然發現:「哎呀,原來他們並不像我對人那麼客氣!」 完整文章
文/岸見一郎;譯/陳聖怡  我有個情緒起伏很激烈的朋友,常常被他弄得七葷八素,實在很傷腦筋。我到底該拿他怎麼辦才好? 避免過度反應 憤怒的人,是想利用怒氣驅使他人迎合自己的期望。由於正值氣頭上,表現出來的反應非常可怕,所以不論行為再怎麼無理取鬧,周圍的人幾乎都會順著他的意思。哭泣也是一樣,也是利用悲傷的情緒來操控他人。 完整文章
文/格子珊 以前的我很怕麻煩別人。 麻煩別人,意味著讓別人的利益受損來成全自己的需求。我寧願自己多花一點時間和精力,多吃一些苦,多受一些委屈,也不願意走這種損人利己的捷徑。 所以,我永遠不會對人說:「你能不能幫我打卡?」「可以幫我買杯咖啡嗎?」「幫我帶一份早餐好不好?」「我想借一點錢。」打卡,我自己來;咖啡,我自己買;早餐,我自己帶;沒錢,我自己省吃儉用。 完整文章
文/成裕美;譯/林侑毅 在關係的眾多特性中,有一項是「雙向性」。當我們說關係「存在」或「曾經存在」時,這前提必須是兩個人看待彼此的態度相當。就算比重不是剛好五比五,至少也得是六比四或七比三,才稱得上是雙向關係。 不過有時也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我們以為對方對自己付出九成心力,實際上對方付出的只有一成。 完整文章
文/成裕美;譯/林侑毅 有些人一生氣,非得立刻發飆不可。他們會不顧旁人和周遭情況,先大發脾氣再說。 「他為什麼不為別人著想?當場發脾氣,叫別人如何是好?」 「我正怒火中燒,哪裡還顧得了別人!」 在這種情況下,最直接受害的通常是他的家人、朋友與同事。部分暴怒者願意接納他人的建議,不過更多的人會極力反駁。 「我的個性本來就這樣,不然你想怎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