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絢慧 如果,你確認自己已是一名成年人──雖然尚須歷練自己的處事為人,但基本上,你已是法定的「成人」──這就意謂著,你的所作所為,都將由你自己負責及承擔。 這同時意謂著,關於你的人生,已不再是你父母說了算,而是你說了算。這是你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也自己承擔所做選擇要付出的代價。 完整文章
文/泰田.代;譯/謝凱蒂 社交囧星人在聽與說方面都有困難,從受測者在自閉症光譜量表的作答狀況看來,他們比較不知該如何運用務實的語言,這裡指的是在社交場合做有效溝通的能力。我們可以從四個問題場域去了解這種運用務實語言的困難:無法從別人說的話得出意義、話太多、不知道該說什麼,以及說話太過率直。 完整文章
文/海苔熊(心理學作家) 你也是那個每次只要發呆放空,就讓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一小時的人嗎?爸媽和朋友每次都叫你不要想太多,他們說的你都知道,你也不想這樣啊!可是每次只要一開始想就停不下來⋯⋯就像故事裡面的刺蝟一樣,坐在家裡想著要怎麼寫信邀請朋友來玩,可是他想了好久好久,卻仍然想不出適合的對象,他有好多好多的擔心:   ☉擔心家裡面的東西被破壞   ☉擔心自己傷害別人   ☉擔心別人覺得無聊 完整文章
文/泰田.代;譯/謝凱蒂 你若有讀心的超能力,會發現最討人喜歡的人都在想什麼呢?第一件該做的事就是判別正確目標,因為討人喜歡和受歡迎並不一樣。發展心理學家對「討人喜歡」的定義是某人在他人眼中的配合度與和藹可親的程度,而「受歡迎」則是某人被認為具有影響力與權力。研究人員分析國中生與高中生的社交觀念,發現討人喜歡與受歡迎並沒有太多關連。 完整文章
文/王意中 「隨便坐」,怎麼坐?! 「各位同學,上課了。大家挑一個喜歡的位子,隨便坐。」 老師話一說完,同學們都各自選了位子坐下。只有阿彥還在門口踱步,口中喃喃著: 「隨便坐,隨便坐,隨便坐……我哪知道要坐哪裡?怎麼可以隨便坐?你講隨便坐,讓我不知所措,讓我無從選擇!」 看到全班只剩阿彥還站著,老師走過去催促他:「趕快坐,趕快坐。」 完整文章
文/沈雅琪(神老師&神媽咪) 我整整花了兩年的時間,才摸透我班上那亞斯孩子的思考模式。 我以前帶過自閉症的孩子,知道亞斯被歸類為「泛自閉」。自閉症的孩子狀況很明顯,所以一般的老師和學生會對自閉症的孩子有很多包容,但是亞斯孩子,他們在說話、應對、眼神、溝通時,幾乎跟其他孩子一樣。在沒有明顯的外顯障礙下,生活中,亞斯孩子常常會被誤解。 亞斯孩子常常想跟同學玩,卻找不到方法。 完整文章
有些人認為,人跟人之間除了利益沒有其它。你跟別人交際,不管深淺,只是因為你們可以給彼此想要的東西。姑且把這種人叫做「利益論者」好了。利益論者的說法可能讓你不舒服:如果我跟我的朋友、伴侶、家人之間都只是利益,也太可怕了吧。況且,如果兩個人之間只有利益交換,那當其中一方無法繼續提供利益,關係似乎就會合理終止,但我們理解的許多重要關係,應該沒這麼現實才對(是嗎?) 完整文章
文/呂秋遠 小時候,我們很流行「切八段」這種事情。所謂的「切八段」,大概就是童言童語的「絕交」,在學生時代,不論是小學生、中學生,甚至於大學生,很容易因為某些小事而吵架、吵架而決裂,從此後老死不相往來。甚至有時候,也不是因為吵架,純粹就是「突然」看對方不順眼,就從此分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