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對於『公共知識分子』這詞,我也覺得很困惑。」伊恩.布魯瑪笑著說。 擁有藝術學位、當過劇場演員、寫藝術評論(包括劇場、電影、各類書籍及各種音樂)也寫政治觀察、擔任知名雜誌編輯、出版多本著作、精通六國語言⋯⋯布魯瑪具有許多不同專長、不同身分,因為大學時選讀中國文學,他甚至能讀、能講中文。 完整文章
文/許弼善 「火車和音樂其實是一件事,都是流動的事物、流動的感覺。」 ──侯孝賢 螢幕前方小小的、幽微的星火越近且大,伴隨「藍皮火車」緊貼地表的轟隆聲,滿山的綠意怏然佔據了視線所及,太平洋的無限蔚藍也清爽直面,最後在台東金崙站停靠,步入那段以火車串聯鄉鎮的斑駁年代裡。 完整文章
《史記.刺客列傳》有個姓聶名政的刺客,後來成為張徹武俠電影《大刺客》的主人公(王羽飾演);唐人傳奇〈聶隱娘〉的刺客也姓聶,侯孝賢拍成《刺客聶隱娘》。若再多一兩部電影,刺客都姓聶,大家或許會以為聶家是刺客家族,一如暗器與唐家。 又好比台灣一堆棒球投手姓郭,日本人以為郭在台灣是大姓,影響所及,有個名叫陶德三的人,嚮往投手丘上郭姓投手的威風,於是寫小說取的筆名便姓郭,全名郭箏。 完整文章
如果說雕刻是一種空間的藝術,音樂是一種時間的藝術,那電影又是哪種藝術呢?是一種時、空合一,強調觀看的藝術嗎? 傳統的武俠電影中總會有許多精采的武功鋪陳的喬段,氣勢磅薄的戰場氛圍,激烈戰鬥的細節描寫!但假如武俠電影中,不用這些方式來呈現電影,而用Action without action的方式來展現思想,那又會是何種情形?會不會成為電影裡反高潮的設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