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莊靜君 中央社的記者問我說:「為什麼一定要邀請安德烈克考夫來台灣?」 我在皇冠工作時,2001年出版了安德烈克考夫的《企鵝的憂鬱》,那時的書名是《冰上的野餐》。我非常喜歡這本書,對書的內容念念不忘。 2012年成立愛米粒後,去日本拜訪了新潮社,他們也是這本書的出版社,這本書在新潮社長銷至今。那時我就想,這麼好的作品,不應該在台灣絕版,長考了兩年後決定重新翻譯出版。 完整文章
文/安德烈.克考夫 先是一顆石頭落在了維克多腳邊,離他不到一公尺。他回頭看,只見兩個蠢蛋對他冷笑,其中一人彎腰從龜裂的石子路上撿了另一顆石頭,像玩滾石子遊戲似的朝他拋來。維克多加快腳步繞過街角,告訴自己千萬不能用跑的。他回到住處街上,抬頭看了時鐘,九點整。沒有聲音,也沒有人追來。他走進公寓,心裡已經不再害怕了。那些老百姓,他們已經付不起一般的娛樂了。生活那麼無聊,他們只好開始丟石子。 完整文章
文/尤金.葉爾欽 二○一三年夏天,我在美國密西根州的奧克蘭大學,發表了一場關於史達林主義的心理與情緒影響的演講。學生們都倍感震驚,儘管俄羅斯人民受到自己政府殘酷無情的迫害,卻從來不敢公開表達反政府的言論或尋求公義,少數敢說的,也只敢私下議論或竊竊耳語。 完整文章
島讀 X 圓神「天上人間大亂鬥:我媽問我為什麼跪著聽講座!」系列第三彈,PTT神話系鄉民米絲肉雞在《北歐諸神皆可萌》之外,開講世界神話!他西裝筆挺現身閱樂書店,原本是補習班老師的他,發著自製的神話學講義,帶領大家填寫神話學考卷,測試現場觀眾的神話學常識,題目包括「請問希臘普里阿普斯、秦國嫪毒、印度濕婆神、和希臘阿波羅中誰的那話兒最大?」 你的命和連勝文一樣嗎?談憲法的神話 完整文章
文/安娜.葛瑞兒 車里雅賓斯克有著活躍的同志生活,儘管無法如同想望一般活力四射或公開。這座城市的青年服務首長謝爾蓋.阿夫杰耶夫(Sergei Avdeev)幾年前還願意坦承以告時,向我描述非傳統性傾向的個體,生活依然跟四十年前的美國大抵相同,或者像是阿拉巴馬州鄉下仍舊維持的狀況。 完整文章
俄羅斯二○一四年入侵烏克蘭和非法占領克里米亞,觸發蘇聯解體以來歐洲最險峻的安全危機。俄羅斯企圖以武力重畫國際邊界,以軍事器械和人員支援叛亂團體,並且試圖顛覆基輔的主權政府。到了二○一六年,烏克蘭衝突已造成約八千人喪生,它的發端也激起各方深刻關切接下來還會有什麼發展。俄羅斯會要占領整個烏克蘭、或是侵入波羅的海三國,引爆與北約組織的直接衝突嗎? 完整文章
狂戀的人有勇氣,不驚一切呦, 無論三更也半瞑,墓仔埔也敢去。 從這首閩南語歌曲〈墓仔埔也敢去〉可以看得出,墓地在華人心中的陰森恐怖,別說夜半,就算大白天的,除非清明或先人忌日,應該也能免則免,沒人想去。當然啦,歌詞中被戀愛沖昏頭的小夥子例外。 完整文章
雪花鋪天蓋地,交織成一張雪網,連眼睛、嘴巴與耳朵,都「五孔」積雪了呢。 ──果戈理《迪坎卡近鄉夜話‧聖誕節前夜》 俄羅斯的冬天,不時有這樣的天氣,讓你臉上的每個器官都滿是白雪。不過不同於我們老是對於天氣太冷,太熱或太沒變化頗有微詞,雖然俄國人普遍渴望陽光,期待夏季,經常掐指算日子,看看離七月還有幾天,並且迫不及待就想奔向海邊曬太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