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對彼得.杜拉克的深刻印象,與其說來自他的企業經營管理理念著作,不如說當讀到他的自傳:《旁觀者》時的驚艷。光是書名取為《旁觀者》,書中對於語言的運用,拉出時間軸、展開大格局鳥瞰歷史的氣度,以及動盪時代中對人事物的細膩觀察,最後沉澱出獨特的思想、見解,也就更加理解杜拉克先生原來是立志成為小說家的與眾不同之處了。 完整文章
二十一世紀,中國文化要能在當代取得話語權,就必須從經典中淬煉出可以用來對應當代西方哲學思想,可與當代之時代精神相呼應的哲學理論,才能有效地從格義、平行對比、到超越取代,逐步地達到文化對話、跨文化整合、甚至於完成典範轉移的可能性與艱鉅使命! 完整文章
高中開始讀簡稱「文教」的《文化基本教材》以來,我最怕的就是滿滿的、滿滿的X話的《孟子》。《論語》當然也有X話,且我非常respect至聖先師孔子,只要當一個教育家,誰難免要講幾句X話。好在《論語》只是記言體,篇幅短小,硬背強記就撐過去了。 完整文章
以前我們中學讀文化基本教材,講到墨家大概就是把「兼愛」、「非攻」這兩個關鍵詞畫重點就行了。再講細一點,介紹墨家的非樂、薄葬等節約政策,大概也差不多了。我們之前介紹過孔子的劣徒們,其中有個被他罵「朽木不可雕」的宰予,就對儒家守喪提出反駁,而不為了喪葬禮俗耗費太多資源和社會成本,基本上就是墨家的主要政見。 完整文章
上次我們談到孟子與告子之間那場、關於「人性」到底有無善惡的辯證。同段論證裡,告子還說過另一句著名的話,「食色性也」。確實,貪食好色乃人類維繫生命和繁衍後代的驅動力,而這樣的饞相或淫心即便非刻意為惡,但也與什麼仁義禮智相去甚遠。在未能觀察基因或去氧核糖核酸的年代,告子也算是敏銳掌握到人類演化學的核心。 完整文章
日本昭和時期作家中島敦的《山月記》最近於台灣出版,這部改編自中國志怪史傳的小說,絲絲纏纏,將古典文獻中幾個生硬冷澀卻又身世驚奇的人物,以更體貼更柔軟的模型再以重塑,宛如水泥混摻了乳膠漆,將原先平板板訂在牆面上的名字,稜角玲瓏地勾勒出來。 這其中,就包括了《論語》中的孔子和子路。 完整文章
文、攝影/陳心怡 放下教學工作逾 20 年的白先勇,兩年前因老友一句「現在學生沒有耐性從頭到尾看《紅樓夢》了」,力邀他在台大開課講紅樓,油然升起一股使命感的白先勇於是點頭:「不看《紅樓夢》,那還了得?」台大這門《紅樓夢》人文講座,就在白先勇一回一回從頭帶讀下展開。 當時選課的人很快就爆滿,事隔兩年,在日前剛結束的 2016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