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彼得.布朗(Peter Brown) 第一章 海洋 故事要從風雨、雷電交加,以及波濤洶湧的海洋說起。颶風呼嘯,徹夜肆虐。在混亂中,一艘貨輪正不停的…… 下沉 下沉 下沉 沉入海底。 那艘船留下數百個木箱,在海面上載浮載沉。然而,經過了颶風任意的拍打、旋轉和撞擊,木箱也開始下沉,一個接一個被海浪吞噬,最後只剩下五個還漂浮在海面上。 完整文章
文/涂東寧 電影於我們而言是什麼?是對生活的儀式性感召。那麼生活於我們而言又是什麼?我們如何自光影裡找回與生命的連結?時光之硯站主、影評人張硯拓指出,電影裡的「色彩」運用是個重點。 「色彩在電影的運用,能帶來意在言外、劇情之外,屬於觀感、氣氛的東西。假如一部電影的用色豐富繽紛,看下來也會開心許多。」張硯拓表示。 色彩作為一種電影語言的運用 完整文章
我很喜歡犯罪電影,無論是哪種類型的作品,只要有明確的犯罪元素,大多都能讓我樂在其中。舉例來說,像是懸疑驚悚的《控制》、帶有科幻元素的《全面啟動》、喜劇性質較強的《瞞天過海》與《大淘金》,甚至就連飽受批評的2000年版《驚天動地60秒》,都能讓我看得相當開心。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或許有人認為科幻與奇幻是兩種天差地遠的類型,一個可能有太空船、機器人和雷射槍,另一個可能有魔法師、獨角獸和噴火龍,但事實上這是不很正確的刻板印象。科幻和奇幻類型的重點都在故事裡加入現實沒有的設定,不同的是這些設定有的用科學方式解釋(其中仍會有許多和現實科學不完全相符的部分),有的則用魔法或奇幻方式描述。 完整文章
文/程小珍 寂寞讓你更快樂,我寂寞寂寞就好, 學會了生活能享受寂寞,可能是寂寞它考倒了我…………。你呢?你會怎麼,用人生為寂寞寫成歌? 「文字是會復活的灰燼,只是要用生命燃燒。」閱樂書店店長、主持人蔡瑞珊引用主講人馬欣《當代寂寞考》裡頭句子作為開場。這樣的氛圍,在今晚雨滴聲搭配著的書沙龍-第三場文學與音樂,就顯得更有味道,以電影、音樂輪番交替著,這個雨天,好像便沒這麼濕冷了。 完整文章
昨晚作了什麼夢啊?還記得嗎?夢境的意義是什麼?夢對你預示了什麼?夢給了你意想不到的靈感了嗎? 我是個很會做夢的人。呃……其實這麼說,在科學上並不精確,應該說我是常在夢中醒過來的人。有時候大概記得自己的夢,大部分時候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有時候,在現實中有些場景突然間有種強烈的既視感,拚命回想才發現原來是過去夢中的場景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