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歡樂的交給上半場,」陳蕙慧站在台上,告訴大家,「血腥的留給我。」 2020年9月19日下午,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召開第19屆年會暨第18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頒獎典禮──按照往例,年會放在活動上半場、頒獎典禮放在活動下半場,主持人周小亂表示,「這是故意的,徵文獎的入圍者得等到最後才頒獎,就會一直很緊張。」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許多年前,俺坐在編輯的辦公室裡,等著聽總編輯的意見,那時她已經讀了《舌行家族》開頭大約一萬字左右的稿子及整本大綱,正要決定這故事是照俺原先計劃的繼續往下寫,還是要怎麼修改。 總編輯覺得稿子和大綱都沒啥問題,俺心下竊喜,然後總編輯說:不過你這故事好黑暗,裡頭一點希望也沒有,要不要加點什麼啊? 完整文章
►►【冬陽一直推】看新一季《半澤直樹》,加倍奉還一批推理小說跟影劇(上) 「你口中的正義只是居高臨下的同情,不過是憐憫出現在眼前的可憐之人而已。」 「如果你否定這種行為的話,那麼正義又在哪裡呢?」 「我們又不是神,哪會知道。你就認定只存在特攝英雄劇和《少年JUMP》裡吧。」 ──《王牌大律師》 完整文章
如果謊言是能讓你逃離的唯一機會,那麼謊言有多荒謬就不重要了; 如果真相是你永遠無法逃離,那麼真相有多明顯也不重要了。 ──《高爾基公園》 近幾個星期,與友人不論見面閒聊或是網路傳訊,話題總不時觸及甫公布施行的「港版國安法」。在信息曝光的隔天,我便分別問候了幾位時常聯繫的香港作家友人,看他們是否安好、有沒有需要幫忙之處,得到的回覆尚令人放心,彼此也藉機相互打氣振作一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