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久未休假,前陣子硬排一週到京都放空。 從前遠行之前總得花點時間想要帶什麼書:讀到一半的那本要不要帶著繼續讀、旅程當中可能會想讀什麼──為了減少行李重量、分配箱內空間,這可是相當需要仔細考慮的議題。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閱讀蘿拉.李普曼(Laura Lippman)作品《烈日下的紅髮女子》(Sunburn)時,倘若是喜歡「冷硬派」(Hardboiled)小說的讀者,肯定會從這個故事裡讀到相當明顯的冷硬派架構,喜歡「黑色電影」(flim noir)類型的觀眾,也八成會因而想起幾部經典作品──因為俺就是這樣。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初讀《其實你不懂我》(You Will Know Me)的時候,俺不大明白這個故事「懸疑」在哪裡,也搞不懂為啥史蒂芬.金(Stephen King)會在他的推特上吶喊,「這本小說實在太了不起,讓我冒出一身美好的冷汗。」(What an excellent novel. Gave me the creeps in the best 完整文章
文/栞 原載於「關鍵評論網」,經同意轉載 今(2019)年的台北國際書展眾星雲集,不僅國外來台作家數量創新高,本土作家的講座場次也不遑多讓。剛出版《螞蟻上樹》的臥斧與《炒飯狙擊手》的張國立,就在國際書展會場的黃沙龍,暢談兩人的新作以及華文推理在台灣的發展與他們的想像。 料理X推理的提案誕生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刊於【Medium】,經作者授權轉載 ※本文涉及小說《海柏利昂》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前陣子某回餐聚席間聊到丹.西蒙斯(Dan Simmons)的小說《海柏利昂》(Hyperion),朋友問,「裡頭你最喜歡哪個故事?」俺想了想,實在說不大上來,只好回說,「其實都喜歡。」 完整文章
  獨步文化將於二O一七年正式邁入創社十一周年,回顧過去十年,獨步不僅始終深耕著日系推理這塊沃土,隨著台日雙方的閱讀市場及讀者喜好的變化,二〇一二年起獨步也開始一連串的新嘗試,以恐怖小說打頭陣,緊接著是豐富的娛樂小說,下一步則將目光放到面對新世代讀者的輕推理,直到今年的歐美小說,我們期盼獨步站在類型文學的基礎上,將觸角伸往更多的領域,引介精采又好看的作品。 完整文章
偵探小說中的愛情越少越好。…… 隨意而敷衍的愛情故事比毫無情愫的作品糟糕得多, 既然案件必須放在第一位,那麼愛情還是離遠點好。 ──《謀殺也得做廣告》(Murder Must Advertise)作者桃樂絲‧榭爾絲(Dorothy L. Sayers) 早年閱讀推理小說時,總覺得故事裡的偵探主角是很「禁慾」的。 這個印象或許是從夏洛克‧福爾摩斯(Sherlock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