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許多年前,俺坐在編輯的辦公室裡,等著聽總編輯的意見,那時她已經讀了《舌行家族》開頭大約一萬字左右的稿子及整本大綱,正要決定這故事是照俺原先計劃的繼續往下寫,還是要怎麼修改。 總編輯覺得稿子和大綱都沒啥問題,俺心下竊喜,然後總編輯說:不過你這故事好黑暗,裡頭一點希望也沒有,要不要加點什麼啊? 完整文章
文/路那 被稱為「電腦叛客聖經」的《神經喚術士》,多年來一直在我的心中有著高不可攀的形象。它的原文滿是吉布森自創的單字(比如Cyberspace,多年來一直有著「賽博」、「塞爆」、「符控流域」、「網路空間」等等譯名各據山頭),敘述手法滿是蒙太奇的跳躍,加上厚厚一本,直是令人望之卻步。 完整文章
文/臥斧、陳浩基;整理/莊瑞琳 為什麼作品是這樣寫的? 陳浩基:從臥斧兄的後記和部落格文章,我們知道「碎夢三部曲」最初是一部作品,原設定是「主角解決事件後一併獲知自己身分」,感覺上前者為主,後者為副,但變成三部曲後,後者反而成為貫穿三作的「終極謎團」。可以請您說一下這改動背後的想法,以及難處嗎?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久未休假,前陣子硬排一週到京都放空。 從前遠行之前總得花點時間想要帶什麼書:讀到一半的那本要不要帶著繼續讀、旅程當中可能會想讀什麼──為了減少行李重量、分配箱內空間,這可是相當需要仔細考慮的議題。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閱讀蘿拉.李普曼(Laura Lippman)作品《烈日下的紅髮女子》(Sunburn)時,倘若是喜歡「冷硬派」(Hardboiled)小說的讀者,肯定會從這個故事裡讀到相當明顯的冷硬派架構,喜歡「黑色電影」(flim noir)類型的觀眾,也八成會因而想起幾部經典作品──因為俺就是這樣。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初讀《其實你不懂我》(You Will Know Me)的時候,俺不大明白這個故事「懸疑」在哪裡,也搞不懂為啥史蒂芬.金(Stephen King)會在他的推特上吶喊,「這本小說實在太了不起,讓我冒出一身美好的冷汗。」(What an excellent novel. Gave me the creeps in the best 完整文章
文/栞 原載於「關鍵評論網」,經同意轉載 今(2019)年的台北國際書展眾星雲集,不僅國外來台作家數量創新高,本土作家的講座場次也不遑多讓。剛出版《螞蟻上樹》的臥斧與《炒飯狙擊手》的張國立,就在國際書展會場的黃沙龍,暢談兩人的新作以及華文推理在台灣的發展與他們的想像。 料理X推理的提案誕生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刊於【Medium】,經作者授權轉載 ※本文涉及小說《海柏利昂》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前陣子某回餐聚席間聊到丹.西蒙斯(Dan Simmons)的小說《海柏利昂》(Hyperion),朋友問,「裡頭你最喜歡哪個故事?」俺想了想,實在說不大上來,只好回說,「其實都喜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