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今天的『推理自然入門課』,不是要講自然課;」理工科系出身、在中央廣播電台主持「名偵探科普男」節目,同時也擔任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的冬陽,講座一開始就解釋自己給定的題目意義,「而是讓大家『自然而然就愛上推理』的入門課。」 完整文章
讀經典無感,讀別人推薦的書無感,自己推薦給別人的書別人讀了也無感,這些情況在我們漫漫的讀書生涯裡總會遇上。有些時候是我們和那本書相遇的時間不大對,有些時候是方式不大對──繞個彎轉轉脖子對方看起來就變得順眼了,有些時候則純粹是我們和那本書不對盤,就像在我們漫漫人生總會遇上的很多人。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疫情肆虐,各式防疫措施下,習以為常的生活被迫改變,這番場景,讓我們彷彿置身於科幻小說的描述之中。「作為科幻小說的愛好者、作家、編輯和講師,類似場景無疑已出現在我腦海無數次,」卡內基梅隆大學科學學院(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s Mellon College of Science)講師兼天文學家黛安.圖謝克(Diane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許多年前,俺坐在編輯的辦公室裡,等著聽總編輯的意見,那時她已經讀了《舌行家族》開頭大約一萬字左右的稿子及整本大綱,正要決定這故事是照俺原先計劃的繼續往下寫,還是要怎麼修改。 總編輯覺得稿子和大綱都沒啥問題,俺心下竊喜,然後總編輯說:不過你這故事好黑暗,裡頭一點希望也沒有,要不要加點什麼啊? 完整文章
文/路那 被稱為「電腦叛客聖經」的《神經喚術士》,多年來一直在我的心中有著高不可攀的形象。它的原文滿是吉布森自創的單字(比如Cyberspace,多年來一直有著「賽博」、「塞爆」、「符控流域」、「網路空間」等等譯名各據山頭),敘述手法滿是蒙太奇的跳躍,加上厚厚一本,直是令人望之卻步。 完整文章
文/臥斧、陳浩基;整理/莊瑞琳 為什麼作品是這樣寫的? 陳浩基:從臥斧兄的後記和部落格文章,我們知道「碎夢三部曲」最初是一部作品,原設定是「主角解決事件後一併獲知自己身分」,感覺上前者為主,後者為副,但變成三部曲後,後者反而成為貫穿三作的「終極謎團」。可以請您說一下這改動背後的想法,以及難處嗎?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久未休假,前陣子硬排一週到京都放空。 從前遠行之前總得花點時間想要帶什麼書:讀到一半的那本要不要帶著繼續讀、旅程當中可能會想讀什麼──為了減少行李重量、分配箱內空間,這可是相當需要仔細考慮的議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