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佳庭 一群遊民工作者在晚餐時聊天。一位社工超激動的說:「我超討厭在臉書上寫溫馨感人的小故事。我看到小故事,我就自動跳過。」 為什麼不喜歡寫感人小故事呢?因為那些個案故事是真的,但又不完全是真的。就像美肌模式開到最大,大到看不到鼻子與毛細孔的夢幻網美自拍。網美是真的,個案做的事也是真的,但套上濾鏡以後,一些真實的細節消失了,人就變得平面了。 感人小故事是有標準模式的。 完整文章
文/李佳庭 在流浪體驗營[1]的心得發表會上,體驗營學員們的夜宿經歷,讓我想了很久。 街友導師香菜,晚上帶著學員們體驗露宿街頭。 香菜老師怕兩個女學員睡覺被夜襲、偷摸,於是和組員們沒有選擇進入艋舺公園,反而是睡在附近的走廊下。 但一到晚上時,社區的巡守隊卻出來趕他們,請他們去睡艋舺公園,不要睡在走廊。 完整文章
文/余貞誼 觀察「母豬教」的出現與起落,可以看見有一關鍵詞與之形影相隨,即「仇女」。 更值得注意的是,梳理這兩詞出現的時間點,赫然發現「仇女」一詞早於「母豬」(如圖 10),顯示在「母豬教」尚未成形時,PTT 的討論板上就已燜燒著「仇女」的言論;「母豬教」成立後,它也跟著水漲船高,形成與「母豬教」聲勢相合的局面。這種時間序位的關係,指向了「母豬教」行動與厭女╱仇女的相關性。 完整文章
文/莫茲婷 家中一定要有人扮黑臉或白臉? 別被傳統的教育方式撕裂親子及夫妻關係 家裡每次講到孩子的課業時,不知怎麼會變成夫妻之間的大戰嗎?很有可能傳統教育方式—「黑臉」與「白臉」失效了。這時不妨父母倆人先坐下來好好溝通,修復夫妻之間的共識後,再來處理孩子的問題吧! 完整文章
文/丹娜.蘇斯金;譯/王素蓮 雖然不是所有研究都顯示,早期接觸數學對話存在性別差異,但可能是更強而有力的對話形式,影響了女生的數學成績,那就是「性別刻板印象」。這很可能是導致女生遠離可能有興趣的領域,阻止她們參與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等重要領域,在其中發展專長並做出貢獻。 完整文章
十幾年來,更多人從事知識普及工作,他們介紹學術或產業的專業內容給一般大眾,並以此賺外快甚至謀生。在過去,這只有出版社、電台、電視台能做到,網路的興起,讓個人成為可行的普及單位:只要有能上網的電腦,你就可以寫文章,如果你想用影片呈現,也總是有買得起的軟硬體。 完整文章
2018/09/27─2018/09/30 【熱青年─我的熱情,我的價值】系列講座 那些與我們身處同個地方,有著不同膚色、穿著不同服裝、說著不同語言的人們,你都怎麼稱呼呢?是外勞?移工?在One-Forty裡,他們是家人、是朋友,是與我們一樣努力打拼、有著夢想的存在。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從銷售數據來看,國內讀者不大喜歡科幻小說。 愛看什麼類型不看什麼類型沒什麼對錯,大多數讀者這麼選擇的原因有幾個,例如,一、刻板印象:覺得科幻小說會有很多無聊難懂的專有名詞;或者,二、刻板印象:科幻小說就是充滿各種科技設定的小說;以及,三、刻板印象:科學等於無聊。 這串關於刻板印象的名單還可以繼續列下去。 完整文章
十幾年前,美國人發現一件奇怪的事:頂尖大學裡,SAT成績相當的學生當中,黑人在大學課程的成績表現通常比較差。是的,我們知道黑人是弱勢族群,他們在美國的平均收入、成就和壽命都比白人低,唯一比較高的是從事高工時、高勞力和高風險工作的比例。 完整文章